新冠肺炎很可怕,但氣候變化可能更糟 | 蓋茨筆記

A global crisis has shocked the world. It is causing a tragic number of deaths, making people afraid to leave home, and leading to economic hardship not seen in many generations. Its effects are rippling across the world.
一場全球危機震驚了世界。它正在造成大量的死亡,人們因此不敢離開家。它還在造成過去幾代人都沒有見過的經濟困難。這場危機的影響正波及全世界。

Obviously, I am talking about COVID-19. But in just a few decades, the same description will fit another global crisis: climate change. As awful as this pandemic is, climate change could be worse.

顯然,我說的是新冠肺炎。但是在未來的數十年中,這些描述將適用於另一場全球危機——氣候變化。新冠疫情很可怕,但氣候變化可能更糟。

I realize that it’s hard to think about a problem like climate change right now. When disaster strikes, it is human nature to worry only about meeting our most immediate needs, especially when the disaster is as bad as COVID-19. But the fact that dramatically higher temperatures seem far off in the future does not make them any less of a problem—and the only way to avoid the worst possible climate outcomes is to accelerate our efforts now. Even as the world works to stop the novel coronavirus and begin recovering from it, we also need to act now to avoid a climate disaster by building and deploying innovations that will let us eliminate our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我明白當下我們很難去考慮像氣候變化這樣的問題。當災難來襲時,人類的天性是專注於眼前最迫切的需求,尤其是在面對像新冠肺炎這樣嚴重災難的時候。然而,急劇上升的氣溫看起來可能離我們很遙遠,但這並不會減輕這一問題對我們的影響。為了避免可能出現的最壞後果,唯一的方式就是現在加倍投入。即便全世界正致力於控制疫情和開始從中恢復,我們也需要立即採取行動,通過建立和部署消除溫室氣體排放的創新方法來避免氣候災難。

You may have seen projections that, because economic activity has slowed down so much, the world will emit fewer greenhouse gases this year than last year. Although these projections are certainly true, their importance for the fight against climate change has been overstated.

你們可能已經看到一些預測,由於經濟活動大大放緩,今年全球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將比去年少。儘管這些預測是正確的,但其對於抗擊氣候變化的重要性被誇大了。

Analysts disagree about how much emissions will go down this year, but the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puts the reduction around 8 percent. In real terms, that means we will release the equivalent of around 47 billion tons of carbon, instead of 51 billion.

專家們對於今年將減少多少溫室氣體排放量存在分歧,但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認為減排量會在8%左右。按實質計算,這意味著我們今年將排放相當於約470億噸的碳,而不是510億噸。

That’s a meaningful reduction, and we would be in great shape if we could continue that rate of decrease every year. Unfortunately, we can’t.

這是個有意義的下降。如果我們每年能夠保持這樣的減排速度,我們將會處於一個良好狀態。不幸的是,我們做不到。

Consider what it’s taking to achieve this 8 percent reduction. More than 600,000 people have died, and tens of millions are out of work. This April, car traffic was half what it was in April 2019. For months, air traffic virtually came to a halt.

想一想為了實現這8%的減排量所付出的代價。超過六十萬人死亡,數千萬人失業。今年四月,汽車交通量僅為2019年四月的一半。在過去的數月,航空交通幾乎陷入停滯。

To put it mildly, this is not a situation that anyone would want to continue. And yet we are still on track to emit 92 percent as much carbon as we did last year. What’s remarkable is not how much emissions will go down because of the pandemic, but how little.

說得婉轉些,這不是一個大家想要延續的情況。但是,我們今年的碳排放量仍將達到去年的92%。值得注意的不是疫情將導致排放量下降多少,而是降得多麼少。

In addition, these reductions are being achieved at, literally, the greatest possible cost.

更何況,為了實現這些減排,人類社會付出了最大可能的代價。

To see why, let’s look at what it costs to avert a single ton of greenhouse gases. This figure—the cost per ton of carbon averted—is a tool that economists use to compare the expense of different carbon-reduction strategies. For example, if you have a technology that costs $1 million, and using it lets you avert the release of 10,000 tons of gas, you’re paying $100 per ton of carbon averted. In reality, $100 per ton would still be pretty expensive. But many economists think this price reflects the true cost of greenhouse gases to society, and it also happens to be a memorable round number that makes a good benchmark for discussions.

要瞭解這背後原因,讓我們看看減少一噸溫室氣體排放所需的成本。這個數字(每減少一噸碳排放所需的成本)是經濟學家用來比較不同減碳策略成本的工具。例如,如果你有一項耗資100萬美元研發的技術,而使用該技術可以減少排放1萬噸溫室氣體,那麼每減少1噸碳排放就要耗費100美元。實際上,每噸100美元仍然非常昂貴。但許多經濟學家認為,這個價格反映了溫室氣體對人類社會的真實成本,而且它恰好是一個容易讓人記住的整數,為大家討論這個問題提供了一個良好的基準。

Now let’s treat the shutdown caused by COVID-19 as if it were a carbon-reduction strategy. Has closing off major parts of the economy avoided emissions at anything close to $100 per ton?

現在,讓我們把新冠疫情造成的經濟停擺視為一種減排策略。由關閉大部分經濟而避免的碳排放,其成本是否接近於每噸100美元?

No. In the United States, according to data from the Rhodium Group, it comes to between $3,200 and $5,400 per ton. In the European Union, it’s roughly the same amount. In other words, the shutdown is reducing emissions at a cost between 32 and 54 times the $100 per ton that economists consider a reasonable price.

並不是。在美國,根據榮鼎諮詢(Rhodium Group)的資料,其成本在每噸3200至5400美元之間。在歐盟,這一數字大致與美國相同。換句話說,新冠疫情造成的停擺的確減少了碳排放,但其成本是每噸100美元這一經濟學家認為合理成本的32到54倍。

If you want to understand the kind of damage that climate change will inflict, look at COVID-19 and spread the pain out over a much longer period of time. The loss of life and economic misery caused by this pandemic are on par with what will happen regularly if we do not eliminate the world’s carbon emissions.

你如果想理解氣候變化將造成怎樣的損害,就看看新冠疫情,然後將其造成痛苦的時間延長。如果我們不消除世界上的碳排放,它所造成的週期性破壞與這種流行病造成的生命和經濟損失相當。

Let’s look first at the loss of life. How many people will be killed by COVID-19 versus by climate change? Because we want to compare events that happen at different points in time—the pandemic in 2020 and climate change in, say, 2060—and the global population will change in that time, we can’t compare the absolute numbers of deaths. Instead we will use the death rate: that is, the number of deaths per 100,000 people.

讓我們首先來看看生命的損失。新冠肺炎和氣候變化會殺死多少人?因為我們比較的是兩件發生在不同時間的事件(2020年的大流行和假設2060年的氣候變化),並且那個時候全球人口也會發生變化,所以我們無法比較絕對的死亡人數。因此,我們將用死亡率代替:即每10萬人中的死亡數。

As of last week, more than 600,000 people are known to have died from COVID-19 worldwide. On an annualized basis, that is a death rate of 14 per 100,000 people.

截至上周,全球已有超過60萬人死於新冠肺炎。按年計算,死亡率約為十萬分之14。

How does that compare to climate change? Within the next 40 years, increases in global temperatures are projected to raise global mortality rates by the same amount—14 deaths per 100,000. By the end of the century, if emissions growth stays high, climate change could be responsible for 73 extra deaths per 100,000 people. In a lower emissions scenario, the death rate drops to 10 per 100,000.

氣候變化與之相比結果怎樣?在未來四十年內,預計全球氣溫升高將使全球死亡率增加相同的數量,即十萬分之14。到本世紀末,如果碳排放量增速依舊很快,氣候變化將導致每10萬人中的73人死亡。在碳排放量較低的情況下,死亡率會降至十萬分之10。

In other words, by 2060, climate change could be just as deadly as COVID-19, and by 2100 it could be five times as deadly.

換句話說,到2060年,氣候變化可能像新冠肺炎一樣致命,而到2100年,氣候變化的致命性可能達到新冠肺炎的五倍。

The economic picture is also stark. The range of likely impacts from climate change and from COVID-19 varies quite a bit, depending on which economic model you use. But the conclusion is unmistakable: In the next decade or two, the economic damage caused by climate change will likely be as bad as having a COVID-sized pandemic every ten years. And by the end of the century, it will be much worse if the world remains on its current emissions path.

對經濟的影響也很嚴峻。氣候變化和新冠肺炎可能產生的影響範圍差異很大。這取決於你使用的經濟模型。但是結論卻很清楚:在未來的一二十年裡,氣候變化造成的經濟損失相當於每十年暴發一次與新冠肺炎相當的大流行。如果世界仍保持目前的排放方式,到本世紀末,情況將更加糟糕。

(If you’re curious, here is the math. Recent models suggest that the cost of climate change in 2030 will likely be roughly 1 percent of America’s GDP per year. Meanwhile, current estimates for the cost of COVID-19 to the United States this year range between 7 percent and 10 percent of GDP. If we assume that a similar disruption happens once every ten years, that’s an average annual cost of 0.7 percent to 1 percent of GDP—roughly equivalent to the damage from climate change.)

(如果你對此好奇,這裡有計算方式。最近的模型表明,2030年氣候變化造成的損失約為美國每年國內生產總值的1%。同時,目前美國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損失估計約為今年國內生產總值的7%到10%。如果我們假設每十年發生一次類似的疫情,那麼平均每年造成的損失就占國內生產總值的0.7到1%,大致相當於氣候變化每年造成的損失。)

The key point is not that climate change will be disastrous. The key point is that, if we learn the lessons of COVID-19, we can approach climate change more informed about the consequences of inaction, and more prepared to save lives and prevent the worst possible outcome. The current global crisis can inform our response to the next one.

我想表達的關鍵不是氣候變化會造成災難性的後果。關鍵是,如果我們從新冠肺炎中汲取了教訓,在對待氣候變化時,我們就應該更加清楚不作為會造成怎樣的後果,也會更加準備好去挽救生命和防止最壞的結果。當前的全球危機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準備應對下一場危機。

In particular, we should:

我們尤其應該採取以下的行動:

 

01讓科學與創新引領方向

Let science and innovation lead the way. The relatively small decline in emissions this year makes one thing clear: We cannot get to zero emissions simply—or even mostly—by flying and driving less.

讓科學與創新引領方向。今年碳排放量只有小幅度的下降清楚地表明瞭一件事:我們不可能簡單地通過減少航空和汽車出行來實現完全的(哪怕是大部分的)零排放。

Of course, cutting back is a good thing for those who can afford to do it, as I can. And I believe that many people will use teleconferencing to replace some business travel even after the pandemic is over. But overall, the world should be using more energy, not less—as long as it is clean.

當然,對那些能夠負擔得起這麼做的人來說,減少航空和汽車出行是一件好事。我相信,即使在大流行結束後,許多人仍會用視頻電話會議取代某些商務旅行。但是總的來說,世界應該使用更多能源,而不是更少——只要這是清潔能源。

So just as we need new tests, treatments, and vaccines for the novel coronavirus, we need new tools for fighting climate change: zero-carbon ways to produce electricity, make things, grow food, keep our buildings cool and warm, and move people and goods around the world. And we need new seeds and other innovations to help the world’s poorest people—many of whom are smallholder farmers—adapt to a less predictable climate.

因此,就像我們需要針對新冠肺炎的新檢測手段、新療法和新疫苗一樣,我們也需要應對氣候變化的新工具——不會產生碳排放的發電、工業生產、食物種植、室內溫度調節以及運輸人員和貨物的方式。我們需要新品種的種子和其他創新技術手段,從而幫助世界上最貧困的人(這其中許多人是只擁有少量耕地的農戶)適應更加難以預測的氣候。

Any comprehensive response to climate change will have to tap into many different disciplines. Climate science tells us why we need to deal with this problem, but not how to deal with it. For that, we’ll need biology, chemistry, physics, political science, economics, engineering, and other sciences.

任何應對氣候變化的綜合方案都必須結合許多不同的學科。氣候科學可以告訴我們為什麼需要重視氣候變化問題,但不可能告訴我們如何來解決這個問題。為此,我們需要生物學、化學、物理學、政治學、經濟學、工程學和其他學科。

02確保解決方案也適用於貧困國家

Make sure solutions work for poor countries too. We don’t yet know exactly what impact COVID-19 will have on the world’s poorest people, but I am concerned that by the time this is over, they will have had the worst of it. The same goes for climate change. It will hurt the poorest people in the world the most.

確保解決方案也適用於貧窮國家。我們尚不知道新冠疫情對世界上最貧窮的人會有什麼影響,但我擔心的是,當疫情結束後他們將遭受最嚴重的影響。氣候變化也是如此。它將會對世界上最貧窮的人傷害最大。

Consider climate’s impact on death rates. According to a recent study published by Climate Impact Lab, although climate change will push the overall death rate up globally, the overall average will obscure an enormous disparity between rich and poor countries. More than anywhere else, climate change will dramatically increase death rates in poor countries near or below the Equator, where the weather will get even hotter and more unpredictable.

我們來看氣候變化對死亡率的影響。根據氣候變化研究機構氣候影響實驗室(Climate Impact Lab)發佈的一項最新研究,儘管氣候變化將使全球整體死亡率上升,但只討論總體平均死亡率將掩蓋富國和窮國之間的巨大差距。在赤道附近或赤道以南的貧窮國家,將比地球上其他任何地方受到更大的影響。氣候變化會大大增加這些國家的死亡率,那裡的天氣將變得更加炎熱且更加不可預測。

The economic pattern will probably be similar: a modest drop in global GDP, but massive declines in poorer, hotter countries.

經濟上的影響也可能遵循這個規律:全球生產總值略有下降,但更貧窮、更炎熱的國家會出現國民生產總值大幅下降。

In other words, the effects of climate change will almost certainly be harsher than COVID-19’s, and they will be the worst for the people who did the least to cause them. The countries that are contributing the most to this problem have a responsibility to try to solve it.

換句話說,氣候變化的影響幾乎肯定會比新冠肺炎的影響更嚴重。那些對造成氣候變化問題責任最小的人,將會遭受最嚴重的影響。對此問題責任最大的國家有義務設法去解決它。

In addition, clean sources of energy need to be cheap enough so that low- and middle-income countries can buy them. These nations are looking to grow their economies by building factories and call centers; if this growth is powered by fossil fuels—which are now the most economical option by far—it will be even harder to get to zero emissions.

另外,清潔能源需要足夠便宜,從而讓中低收入國家也能購買。這些國家正希望通過建立工廠和呼叫中心來發展經濟。如果這種增長都由化石燃料推動(因為化石燃料是目前為止最經濟的選擇),那麼實現零排放將更加困難。

When there’s a vaccine for the coronavirus, organizations like GAVI will be ready to make sure it reaches the poorest people in the world. But there is no GAVI for clean energy. So governments, inventors, and entrepreneurs around the world need to focus on making green technologies cheap enough that developing countries will not only want them, but be able to afford them.

當新冠肺炎疫苗出現時,像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這樣的組織將確保世界上最貧窮的人口得到疫苗。但是清潔能源領域的GAVI還沒有出現。因此,世界各地的政府、發明家和企業家都需要努力使綠色科技足夠便宜,從而讓發展中國家不僅想使用這些技術,並且能夠負擔得起。

 

03現在就開始行動

Start now. Unlike the novel coronavirus, for which I think we’ll have a vaccine next year, there is no two-year fix for climate change. It will take decades to develop and deploy all the clean-energy inventions we need.

現在就開始行動。與新冠病毒不同(我認為我們明年就會有針對這一病毒的疫苗),我們沒有任何在兩年內就能解決氣候變化問題的方案。這可能需要數十年的時間來開發和部署所有我們需要的清潔能源發明。

We need to create a plan to avoid a climate disaster—to use the zero-carbon tools we have now, develop and deploy the many innovations we still need, and help the poorest adapt to the temperature increase that is already locked in. Although I am spending most of my time these days on COVID-19, I am still investing in promising new clean energy technologies, building programs that will help innovations scale around the world, and making the case that we need to invest in solutions that will limit the worst impacts of climate change.

我們需要制定一個避免氣候災難的計畫——使用我們已有的零碳工具,開發及部署許多我們仍舊需要的創新,以及説明最貧困人口適應已經無法避免的氣溫上升。儘管最近一段時間我花了大部分時間在新冠肺炎上,但我仍然在投資具有前景的新清潔能源技術,建立有助於創新在全球大範圍應用的項目,以及解釋為何我們需要投資可以限制氣候變化最壞影響的解決方案。

Some governments and private investors are committing the funding and the policies that will help us get to zero emissions, but we need even more to join in. And we need to act with the same sense of urgency that we have for COVID-19.

一些政府和私人投資者正在為實現零排放制定政策或承諾提供資金,但我們需要更多人的加入。在應對氣候變化的行動上,我們需要有與面對新冠肺炎時同樣的緊迫感。
Health advocates said for years that a pandemic was virtually inevitable. The world did not do enough to prepare, and now we are trying to make up for lost time. This is a cautionary tale for climate change, and it points us toward a better approach. If we start now, tap into the power of science and innovation, and ensure that solutions work for the poorest, we can avoid making the same mistake with climate change.

衛生宣導者多年來一直表示,大流行幾乎是不可避免的。世界並沒有做好足夠的準備,而我們現在正試圖去彌補失去的時間。這對氣候變化是一個警示,也為我們指出一種更好的應對方法。如果我們現在就開始,利用科學和創新的力量,並確保這些解決方案同樣適用於最貧困的人口,我們就能避免在氣候變化問題上犯同樣的錯誤。

相關鏈結

Categories: 最新消息

碳中和目標帶給我們什麼

碳中和(Carbon Neutrality)指釋放的二氧化碳(準確的說是溫室氣體)和吸收的二氧化碳相當,使大氣中的二氧化碳不再增加。

通常“碳排放”被認為是氣候變化的“罪魁禍首”,所以“碳中和”就成為“釜底抽薪”應對氣候變化的方法。

作為一種新型環保形式,目前碳中和已經被越來越多的大型活動和會議採用。它能夠推動綠色生活和綠色生產,實現全社會綠色發展。

 01

我國氣候環境治理形勢

我國人口眾多、氣候條件複雜、生態環境整體脆弱,受到氣候變化不利影響更為顯著。

近年來,我國地表平均溫升速率接近全球的2倍,海平面上升速度也高於全球平均水準。

根據第三次《氣候變化國際評估報告》,本世紀以來由於氣候變化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平均平年占國內生產總值的1.07%,超過同期全球平均水準(0.14%)的7

顯然,氣候變化已對我國糧食安全、水安全、生態安全、能源安全、基礎設施安全以及人民生產財產安全構成了較為嚴重的威脅。

 02

我國碳排放治理目標

碳排放過量是導致全球變暖的重要原因。根據BP統計資料,2019年,中國碳排放總量為98.3億噸,是2000年碳排放的2.8倍,2000年以來年均增速為5.6%。

面對持續增長的碳排放,過去十餘年裡,中國先後三次提出減碳目標:

首先是2009年提出的2020目標

原計劃到2020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15%左右,森林面積比2005年增加4000萬公頃,森林蓄積量比2005年增加3億立方米。

這個目標我們提前了一年達成。2019年11月,生態環境部宣佈完成2020減碳目標。

第二次是2015年提出的2030年目標

計畫二氧化碳排放2030年左右達到峰值並爭取儘早達峰;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20%左右,森林蓄積量比2005年增加45億立方米左右。

這份“雄心”的背後,是未來中國發展智慧與發展代價之間的思慮與權衡。

第三次是不久前宣佈的2060目標,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

本次習近平總書記宣佈新達峰目標與碳中和願景,是黨中央、國務院統籌國際國內兩個大局作出的重大戰略決策,彰顯了我國積極應對氣候變化、走綠色低碳發展道路的雄心和決心。

 03

碳中和目標分析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應對氣候變化《巴黎協定》代表了全球綠色低碳轉型的大方向,是保護地球家園需要採取的最低限度行動。

《巴黎協定》是2015年12月12日在巴黎氣候變化大會上通過、2016年4月22日在紐約簽署的氣候變化協定,該協定為2020年後全球應對氣候變化行動作出安排。

《巴黎協定》長期目標是將全球平均氣溫較前工業化時期上升幅度控制在2攝氏度以內,並努力將溫度上升幅度限制在1.5攝氏度以內。

根據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研究指出,實現2攝氏度目標需要在2070年左右實現溫室氣體淨零排放,實現1.5攝氏度目標需要在2050年左右實現淨零排放,且在實現淨零排放後要進一步實現負排放,將大氣中的溫室氣體吸收一部分,以減輕溫室效應。

根據IEA統計資料,碳排放較大行業分別是:能源生產(50%)、製造業和建築業(30%)、交通業(10%)。這三個行業加起來占碳排放的90%。目前,能源生產行業排放仍是我國主要碳排放來源,包括燃煤電廠、天然氣發電等。

 04

實現碳中和目標的主要措施

節能

節能覆蓋的範圍非常廣泛,總體上可概括為減量和提效兩部分,其中減量主要包括乘坐公共交通、節約用能、較少浪費等。如電網中降低線損、節能服務等。提效主要指提高生產、轉換、運輸、儲存、利用各個環節的效率。

移除移除目前主要包括兩類,即物理移除和生物移除。物理移除就是碳捕捉、封存和利用技術。生物移除就是通過各種植物、土壤等把二氧化碳固定在植物和大地中。

替代替代是指用非化石能源替代化石能源,以能源電力行業為例,即清潔能源發電替代化石能源發電,電能替代化石能源消費。

 05

碳中和對能源電力行業的影響能源電力行業是碳技術最成熟、成本最低的行業,承載著最先實現碳中和甚至負排放的期望。以碳中和為目標,本質上為我國能源電力行業發展厘清了後續發展的思路,進一步加快我國能源綠色轉型,促進我國能源體系實現雙主導”“雙脫鉤,即能源生產清潔主導、能源消費電能主導,能源發展與碳脫鉤、經濟發展與碳排放脫鉤。

在能源供給方面,當前可再生能源裝機容量遠不能實現碳中和目標,清潔能源將持續高速發展,並將有力促進儲能裝置大規模應用,需要加快突破現有技術、政策桎梏,推動能源領域產業轉型升級。

在能源消費方面,實現碳中和目標意味著更多的電能將替代化石能源消費,全社會電力需求將大大提升,據國內有關方面專家預測,2060年我國用電將超過20萬億度,電力系統規模還將成倍增長。

在體制機制方面,碳中和目標將成為國內氣候投融資領域和碳交易市場的強烈“助推劑”,碳資產將越來越成為緊缺、稀缺的資源。9月1日,《2019年-2020年全國碳排放權交易配額總量設定與分配實施方案(發電部分)》徵求意見稿發佈,碳交易市場即將在電力行業開始全面實施。

相關鏈結

Categories: 最新消息

環境部預警:投融資等行業要關注國家減排新目標,規避投資風險

按照現行標準,有些投資的方向和領域目前還可以,經濟上也還可行。但如果對標2030年前碳排放達峰和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的目標,可能就會存在投資風險。”今天(27日),生態環境部應對氣候變化司司長李高對記者說。

 

在生態環境部上午舉行的“應對氣候變化政策吹風會”上,李高向記者透露,應對氣候變化的政策措施,會對投融資行業產生很大的影響,“人民銀行等部門已表示,希望我們對應對氣候變化的政策給予更多的解讀”。

 

9月22日,習近平主席在第七十五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上發表重要講話,勾畫了中國未來綠色低碳轉型發展的光明圖景。講話明確提出,中國將提高國家自主貢獻力度,採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爭於2030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

 

李高對記者說,這是中國在應對氣候變化上提出的新的目標,與之前中國提出的到2030年的自主行動目標(二氧化碳排放2030年左右達到峰值並爭取儘早達峰)相比,力度更大,更富有雄心,影響更深遠。

 

李高說,國家減排新目標為推動國內經濟高品質發展和生態文明建設提供了有力抓手。他說,中國將積極開展二氧化碳排放達峰行動,推進經濟結構、能源結構、產業結構轉型升級,建立綠色低碳迴圈發展的經濟體系,加快建設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推動綠色低碳技術創新,推進相關體制改革和政策創新,切實提升氣候治理能力。同時推進應對氣候變化與污染治理、生態系統保護修復等工作協同增效,切實提高應對氣候變化工作力度和水準。

 

在回答第一財經記者有關“十四五”期間,有可能出臺哪些應對氣候變化的政策措施等提問時,李高表示,應對氣候變化是一個全國“一盤棋”的行動,涉及經濟社會發展的方方面面,涉及各部門、各地區、各行業,涉及產業結構、能源結構調整,財稅、投資、價格、科技等領域,既要用好行政手段,也要用好市場手段,既有市場體制機制的建立和完善,也有制度創新和改革。

 

“二氧化碳排放達峰行動就是一項落實國家減排新目標的重要創新。”李高說,對於整個金融體系來講,一方面是如何更好地服務於新的國家減排目標的實現;另一方面也要研究如何規避投資風險。各行業、各部門,比如鋼鐵、建材等行業,都需要考慮在新的國家減排目標的基礎上,如何確定投資方向,確保投資安全。

 

政策吹風會上,中國國家氣候變化專家委員會副主任何建坤表示,中國從達峰到碳中和過渡期只有30年的時間,而發達國家需要60年至70年的時間。中國能源消費和經濟轉型、二氧化碳和溫室氣體減排的速度和力度,要比發達國家實現轉型的過程速度和力度要大得多,這提振了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信心,引領了全球綠色轉型低碳發展的方向。

 

應對氣候變化戰略研究和國際合作中心主任徐華清也表示,中國最新承諾的減排目標,是挑戰更是機遇,將對中國經濟社會高品質轉型發展形成倒逼機制,帶來經濟競爭力、社會發展、環境保護等多重協同效應。

 

據生態環境部新聞發言人劉友賓介紹,截至2019年底,中國碳強度較2005年降低約48.1%,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15.3%,提前完成對外承諾的到2020年目標。

 

劉友賓介紹,目前,中國試點碳市場已成長為配額成交量規模全球第二大的碳市場,七個試點碳市場從2013年陸續啟動運行以來,逐步發展壯大。截至2020年8月末,七個試點碳市場配額累計成交量為4.06億噸,累計成交額約為92.8億元。

 

相關鏈結

Categories: 最新消息

中國提升氣候雄心,或最多比歐盟晚10年實現“碳中和”目標

五年前簽署的《巴黎協定》提出把全球平均氣溫較工業化前水準升幅控制在2攝氏度之內,並為把升溫控制在1.5攝氏度之內而努力。歐盟目標是到2050年使溫室氣體淨排放量達到零,並計畫提高削減碳排放目標,決心到2030年從1990年的水準至少減少50%至55%,目前目標為至少減少40%。

中國不斷推進減少碳排放方面努力:2015年,中國措辭是到“ 2030年左右” 達到碳排放峰值目標。現在中國明確表態將二氧化碳排放力爭於2030年前達到峰值。

中國人口眾多,人均GDP剛剛超過10,000美元門檻,中國努力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是另一個里程碑式的發展目標。如果一切按計劃進行,這意味著中國與歐盟最多延遲10年,接近同步實現目標。

一些經濟學家預測,到那時,中國人均GDP達到歐盟目前水準,約35,000美元。實現未來增長的道路必須是低碳和綠色的。中國正在制定“十四·五”規劃,可和歐盟綠色政策發展產生協同效應。後疫情時代,中歐綠色合作將大力助推世界經濟綠色復蘇。

《華爾街日報》報導,全球貿易今年反彈速度要比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快得多。德國智庫基爾世界經濟研究所計算,截至6月份,今年遭受的歷史性損失中約一半已經得以恢復。該研究所分析了2008年至2009年經濟衰退期間的資料,發現當時貿易額花了13個月才恢復到今年僅用2個月就恢復到的水準。
另外全球貨運量資料顯示,美國、歐洲和亞洲港口的航運活動已正常化。與航運消息相關,希臘《每日報》此前報導,據希臘船東聯合會(EEE)年度報告,希臘仍是全球航運的領導者。據2019年資料,希臘船東控制著全球航運能力的20.67%和歐盟的54.28%。2007年至2019年,希臘船隊運力翻了一番還多,並在新型節能船上進行了大量投資。

9月23日,金融資訊公司IHS Markit報告顯示,歐元區9月製造業PMI從上月的51.7升至53.7,創近兩年新高。歐盟第一大經濟體德國9月PMI初值高達56.60,遠好於預期。第二大經濟體法國製造業PMI初值為50.6,也超出市場預期。但歐元區、德國和法國服務業PMI都跌到50榮枯線以下,說明服務業再度陷入低迷,將拖累整體經濟復蘇。HS Markit認為,“雙速經濟是顯而易見的,工廠報告稱需求上升(尤其是出口市場需求)和許多國家零售重新開放,提振生產增長,但更大範圍服務業已重新陷入衰退。”

行業方面,據歐洲汽車製造商協會(ACEA)發佈的報告顯示,歐盟今年前8個月新車銷量超過612萬輛。大眾汽車集團繼續保持歐洲市場第一的位置。ACEA預測,今年歐盟國家汽車銷量約為960萬輛,同比下降25%。

隨歐洲暑期度假季結束和開學季來臨,新冠肺炎疫情重新反彈,但各國情況不一。如下圖,西班牙和法國日增新病例數萬,創下新高;英國新增病例數開始抬頭,德國和義大利相對而言較為“淡定”,但每日新增病例數開始從1千增長為在2千左右徘徊。歐洲國家如西班牙、法國和英國等都重新收緊疫情措施,加強管控。但歐盟機構總部所在的比利時卻突然反其道而行之,對管控措施有所放鬆。

疫情重彈影響了歐盟日程;歐洲理事會主席蜜雪兒和歐盟委員會副主席東布羅夫斯基斯由於密切接觸人員感染新冠肺炎病毒,先後宣佈自我隔離。受蜜雪兒隔離影響,原定9月24日和25日的歐盟特別峰會推遲到10月1日至2日舉行,峰會日程包括討論中歐關係。東布羅夫斯基斯剛接手已遞交辭呈的貿易委員霍根主管的貿易事務。

另據路透社報導,歐盟疫苗採購上動作頻頻。報導說歐盟與美國疫苗開發商Novavax即將完成初步談判,Novavax可能將為歐盟供應1億劑疫苗。歐盟27國總人口為4.5億,目前歐盟已獲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和牛津大學同意提供4億劑疫苗,賽諾菲(Sanofi)及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正在試驗的3億劑疫苗。此外,歐盟也和強生、Moderna、CureVac和輝瑞公司-BionTech團隊談判疫苗採購,共計獲13億劑候選疫苗。

疫情暴發後,很多歐盟國家推遲5G無線頻譜拍賣。近日,歐盟委員會提出,歐盟各成員國要在2021年3月30日前制定最佳實踐工具箱並及時提供5G無線頻譜,且允許對5G無線頻譜進行更多跨境協調。目前在歐盟最多分配了20%的5G頻譜頻率。歐洲工業圓桌會議(ERT)發佈了評估歐盟5G發展的報告,提到超過一半的歐盟成員國尚未啟動5G商業服務。最先在2019年2季度推出5G服務的是義大利、羅馬尼亞、西班牙和英國,第三季度推出5G服務的是愛爾蘭、拉脫維亞、德國,隨後在2019年4季度的是奧地利、克羅埃西亞、芬蘭、匈牙利等國,在2020年2季度,波蘭和瑞典兩國加入這一隊伍。基礎設施方面,歐盟27個成員國平均每百萬人只有8座5G基站。

在金融和資本單一市場方面,9月24日,歐盟委員會發佈了歐盟資本市場聯盟(CMU)第三項行動計畫,還推出了數位金融一攬子計畫,包括數位金融戰略、零售支付戰略、歐盟加密資產監管框架的立法建議,以及歐盟數位運營彈性監管框架的建議。歐盟提議立法將加密貨幣轉變為一種受監管的金融工具,出臺“加密資產市場監管”法案(MiCA),將明確界定什麼是“加密資產”,以及不同代幣子類別定義。

歐盟方面也十分關注中國數位人民幣進展,相關報導引發媒體注意,包括9月19日,中國人民銀行主管金融雜誌《中國金融》第17期發表文章《中國法定數字貨幣發展新機遇》提到,中國數位貨幣具備了落地條件。

人民日報:9月22日,中國新能源汽車領軍企業比亞迪宣佈與北歐最大公共交通運營商諾比納集團簽下106台純電動大巴訂單,正式進入芬蘭市場。這是比亞迪在芬蘭的首個純電動大巴訂單,也是芬蘭有史以來最大的純電動大巴訂單。

路透社:中國發佈針對外國實體的《不可靠實體清單規定》,對列入不可靠實體清單的外國實體,可視情況限制或禁止其從事與中國有關的進出口活動,限制或者禁止其在中國境內投資等。

路透社:為了加快經濟復蘇,德國聯邦財政部長肖爾茨承諾將加快歐元區金融改革以監管加密資產和深化資本市場。

衛報:根據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的資料,新冠疫情帶來的經濟影響已經抹去全球數百萬人總計3.5萬億美元的收入。

金融時報:歐洲央行呼籲布魯塞爾將復蘇基金永久化。該基金的資金份額占比顯示,歐盟邊緣國家成為最大贏家,“節儉四國”則得不償失。

金融時報:位元組跳動在特朗普禁令執行前向中國申請技術出口許可證。隨著美國對該中國集團的封鎖期限不斷臨近,位元組跳動急於敲定其在美國業務交易。

中國日報:中國獨角獸總站於週三在北京正式啟動了下一代智慧城市:人工智慧城市計畫,並揭幕位於中國西南部重慶的第一個世界級人工智慧城市雲穀。

政治家:歐盟法院近期做出一項對Airbnb房東不利的裁決,即如果歐盟旅遊熱點地區遭遇經濟適用房短缺,短期租房將受到限制。同時,該項裁決有利於那些一直在尋求合法途徑限制短期租賃房產數量的歐盟城市。

新華社:中國新設北京湖南安徽三個自貿區,數量已擴至21個。

“COVID-19:全球化倒退,歐洲萬歲?”——法國總統馬克龍的歐洲事務顧問Clément Beaune在由法國國際關係研究院主辦的雜誌《外交政策》(Politique étrangère)發表文章分析了法國歐洲戰略,揭示2020年歐盟政治反映經驗教訓,並為歐盟未來發展指出了方向。其中提到,歐盟在國際事務中角色類似“誠實的調解人”,與美國和中國保持同等距離。

 

“回歸多邊主義”—75年來,聯合國為促進全球和平、繁榮和人權提供了平臺,是預防新世界大戰的重要堡壘。在聯合國成立75周年之際,前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卻表示,作為多邊機構的聯合國因為新冠疫情的出現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重新定義歐盟綠色債券:從綠色專案到綠色政策”—Bruegel高級研究員Georg Zachmann認為,相比逐個審查綠色專案,歐委會主席馮德萊恩承諾的歐盟綠色債券可能將更好實現歐盟的氣候目標。

 

“歐盟成員國是否能有效籌集並使用歐盟復蘇基金?”– 為支援後疫情時期經濟復蘇,歐盟正在通過成員國籌集大量資金。然而,該過程不僅耗時長,而且有些國家即使有支配資金的自由,也可能無法有效使用籌撥資金。布魯塞爾智庫Bruegel的高級研究員Zsolt Darvas認為,想要儘快實現經濟復蘇,重點並非籌集資金而是有效支出。

 

《可持續食品和農業特別報告》——英國《金融時報》關注農業食品行業,指出消費者在新冠疫情期間對食品來源地的興趣有所增強。這份特別報告也為相關投資者指明方向,例如農業科技創業機會以及為貧困農民融資的創新手段。

 

相關鏈結

Categories: 最新消息

熱點新聞|寰宇一家的成員航空公司承諾到2050年實現零碳排放

寰宇一家的成員航空公司已承諾到2050年實現碳排放的淨零。這13家航空公司分別是美國航空公司、英國航空公司、國泰航空公司、芬蘭航空公司、伊比利亞航空公司、日本航空公司、馬來西亞航空公司、澳洲航空公司、卡達航空公司、摩洛哥皇家航空公司、約旦皇家航空公司、S7航空公司和斯里蘭卡航空公司。

 

大多數航空公司已經各自做出了承諾,並且將繼續“發展各自的方式”。

 

倡議包括提高效率的措施、投資於可持續航空燃料和更節能的飛機、減少廢物和一次性塑膠以及碳抵消等措施。

 

IAG(英國航空公司和伊比利亞航空公司的母公司)、日本航空公司和澳洲航空公司都制定了到2050年實現零碳排放的目標,

 

英國航空公司參與了一項將家庭和商業垃圾轉化為可再生航空燃料的計畫。

 

淨零碳排放目標是由一個工作組領導的,該工作組由國際航空集團可持續發展負責人Jonathon Counsell和澳洲航空公司可持續發展執行經理David Young共同領導。

 

寰宇一家主席兼澳洲航空集團首席執行官Alan Joyce說:“寰宇一家的成員航空公司承諾到2050年實現零排放,這突出了我們作為聯盟對於成為一個更可持續發展的行業的重要性。”儘管我們在COVID-19大流行中都面臨挑戰,但我們沒有忽視我們必須在長期內減少排放的責任,今天的聲明反映了這一承諾的力度。”

 

寰宇一家的首席執行官羅布·格尼說:“我們和我們的航空公司成員一樣,很自豪地成為第一個承諾到2050年實現零排放的聯盟,並在促進航空業可持續發展方面發揮作用。”我們要感謝我們的會員航空公司的支持,感謝國際航空公司和澳航在我們共同努力實現這一目標過程中所展現的領導力。”

 

由英國機場、航空公司和製造商組成的可持續航空聯盟(Sustainable Aviation)今年早些時候對這一宣佈表示歡迎。該聯盟承諾到2050年實現零碳排放。主席亞當·莫頓說,

 

“寰宇一家承諾為國際民航組織2020年盤點活動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看到來自世界各地的航空公司對淨零航空的廣泛支持,這是非常令人鼓舞的。”

相關鏈結

Categories: 最新消息

中國氣候變化藍皮書2020 – 發佈:氣候系統變暖加速

為滿足低碳發展和綠色發展的時代需求,科學推進防災減災、應對氣候變化和生態文明建設,中國氣象局氣候變化中心現予發佈《中國氣候變化藍皮書(2020)》,提供中國和全球氣候變化的最新監測資訊,科學客觀地反映氣候系統變化的新狀態,切實發揮應對氣候變化的科技支撐作用。

《藍皮書(2020)》顯示:氣候系統多項關鍵指標呈加速變化趨勢。中國是全球氣候變化的敏感區,氣候極端性增強,降水變化區域差異明顯、暴雨日數增多;我國生態氣候總體趨好,區域生態環境不穩定性加大。

大氣圈

全球變暖趨勢在持續。2019年,全球平均溫度較工業化前水準高出約1.1℃,是有完整氣象觀測記錄以來的第二暖年份,過去五年(2015~2019年)是有完整氣象觀測記錄以來最暖的五個年份;20世紀80年代以來,每個連續十年都比前一個十年更暖。2019年,亞洲陸地表面平均氣溫比常年值(本報告使用1981~2010年氣候基準期)偏高0.87℃,是20世紀初以來的第二高值。

中國是全球氣候變化的敏感區和影響顯著區1951~2019年,中國年平均氣溫每10年升高0.24℃,升溫速率明顯高於同期全球平均水準;近20年是20世紀初以來的最暖時期。20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中國極端高溫事件明顯增多;2019年,雲南元江(43.1℃)等64站日最高氣溫達到或突破歷史極值。20世紀90年代後期以來登陸中國颱風的平均強度波動增強;2019年,西北太平洋和南海颱風生成個數為29個,其中6個登陸中國;超強颱風“利奇馬”為1949年以來登陸中國的第五強颱風,且登陸後移動緩慢、陸上滯留時間長,風雨強度大、影響範圍廣。

降水變化區域差異明顯、暴雨日數增多。1961~2019年,中國平均年降水量呈微弱的增加趨勢,平均年降水日數呈顯著減少趨勢,極端強降水事件呈增多趨勢,年累計暴雨(日降水量≥50毫米)站日數呈增加趨勢,平均每10年增加3.8%。1961~2019年,中國各區域降水量變化趨勢差異明顯,青藏地區降水呈顯著增多趨勢;西南地區降水呈減少趨勢;其餘地區降水無明顯線性變化趨勢。21世紀初以來西北、東北和華北地區平均年降水量波動上升,東北和華東地區降水量年際波動幅度增大;2016年以來,青藏地區降水量持續異常偏多。

水圈

1.海洋

1870~2019年,全球平均海表溫度錶現為顯著升高趨勢;2019年,全球平均海表溫度為1870年以來的第三高值。1958~2019年,全球海洋熱含量(上層2000米)呈顯著增加趨勢,且海洋變暖在20世紀90年代後顯著加速。1990~2019年,全球海洋熱含量增加速率為9.6×1022 焦耳/10年,是1958~1989年增暖速率的5.6倍。2019年,全球海洋熱含量為有現代海洋觀測以來的最高值,較常年值偏高22.8×1022 焦耳。

全球平均海平面呈加速上升趨勢,上升速率從1901~1990年的1.4 毫米/年,增加至1993~2019年的3.2 毫米/年;2019年,為有衛星觀測記錄以來的最高值。1980~2019年,中國沿海海平面變化總體呈波動上升趨勢,上升速率為3.4毫米/年,高於同期全球平均水準。2019年,中國沿海海平面為1980年以來的第三高位,較1993~2011年平均值高72 毫米,較2018年升高24 毫米。

2.陸地水

1961~2019年,中國地表水資源量年際變化明顯,20世紀90年代以偏多為主,2003~2013年總體偏少,2015年以來地表水資源量轉為以偏多為主。2019年,中國十大流域中松花江、西北內陸河和東南諸河流域分別較常年值偏多31.5%、9.3%和8.6%;淮河、西南諸河和海河流域分別較常年值偏少23.9%、19.1%和12.8%。

1961~2004年,青海湖水位呈顯著下降趨勢;2005年以來,青海湖水位連續15年回升,累計上升3.10米;近三年加速上升,2019年青海湖水位為3195.97米,已接近20世紀60年代初期的水位。

冰凍圈

1.陸地冰凍圈

(1)冰川

1960~2019年,全球山地冰川整體處於消融退縮狀態;1985年以來山地冰川消融加速;2019年,全球冰川總體處於物質高虧損狀態,參照冰川平均物質平衡量達到–1131毫米,為1960年以來冰川消融最為強烈的年份。

中國天山烏魯木齊河源1號冰川、阿爾泰山區木斯島冰川和長江源區小冬克瑪底冰川均呈加速消融趨勢,2019年冰川物質平衡量分別為–272 毫米、–310 毫米和–265 毫米,物質損失量均低於全球參照冰川平均水準。2019年,天山烏魯木齊河源1號冰川東、西支末端分別退縮9.3米和4.9米,其中東支退縮速率繼2018年後再次創下新的觀測紀錄;阿爾泰山區木斯島冰川末端退縮了7.6米;長江源區大、小冬克瑪底冰川末端分別退縮7.7米和6.7米。

(2)凍土

1981~2019年,青藏公路沿線多年凍土區活動層厚度呈顯著的增加趨勢,平均每10年增厚19.6釐米;2004~2019年,活動層底部溫度呈顯著的上升趨勢,多年凍土退化明顯;2019年,青藏公路沿線多年凍土區平均活動層厚度為243釐米,為有觀測記錄以來的第二高值。

(3)積雪

2002~2019年,中國主要積雪區積雪覆蓋率總體呈弱的下降趨勢,年際振盪明顯;2019年,東北及中北部積雪區積雪覆蓋率為2002年以來的最低值,而青藏高原積雪區積雪覆蓋率為2002年以來的最高值。

2.海洋冰凍圈

1979~2019年,北極海冰範圍(海冰密集度≥15%的區域)呈顯著減小趨勢,3月和9月海冰範圍平均每10年分別減少2.7%和12.9%;2019年,9月海冰範圍為有衛星觀測記錄以來的第三低值。1979~2019年,南極海冰範圍無顯著的線性變化趨勢;1979~2015年,南極海冰範圍波動上升;但2016年以來海冰範圍持續偏小。2018/2019年冬季,渤海海冰初冰日出現於2018年12月上旬,融退於2019年2月中旬,海冰主要出現於遼東灣,冰情屬輕冰年份。

陸地生物圈

1.陸地植被

2000~2019年,中國年平均歸一化差植被指數(NDVI)呈顯著的上升趨勢,全國整體的植被覆蓋穩定增加,呈現變綠趨勢;2019年,中國平均NDVI為0.373,較2000~2018年平均值上升5.7%;2015~2019年為2000年以來植被覆蓋度最高的五年。

2.物候

1963~2019年,中國不同地區代表性植物春季物候期均呈顯著的提前趨勢,北京站玉蘭、瀋陽站刺槐、合肥站垂柳、桂林站楓香樹和西安站色木槭展葉期始期平均每10年分別提前3.3天、1.4天、2.2天、2.9天和2.5天;秋季物候期年際波動較大。2019年,桂林站楓香樹展葉期始期偏早20天,為有觀測記錄以來最早。

3.區域生態氣候

2005~2019年,石羊河流域荒漠面積呈減小趨勢;沙漠邊緣外延速度總體趨穩,但個別年份波動幅度較大。2000~2019年,廣西石漠化區秋季植被指數呈顯著的增加趨勢,區域生態狀況趨於好轉。2007~2019年,壽縣國家氣候觀象臺農田生態系統主要表現為二氧化碳淨吸收;2019年,受嚴重的伏秋連旱影響,二氧化碳通量為–2.49千克/平方米/年,淨吸收有所下降。

氣候變化驅動因數

1.太陽活動

2019年太陽活動處於第24太陽活動周的末期,太陽黑子相對數年平均值為3.6±7.1,低於2018年(7.0±9.5)和2017年(21.7±21.4);較第23周同期水準(2008年太陽黑子相對數4.2±9.0)也相對偏低。第24周太陽活動水準明顯低於第23周。

2.溫室氣體

2018年,主要溫室氣體二氧化碳(CO2)、甲烷(CH4)和氧化亞氮(N2O)的全球平均濃度均創下新高,其中CO2為407.8±0.1ppm、CH4為1869 ± 2 ppb、N2O為331.1±0.1 ppb,分別達到工業化前(1750年之前)水準的147%、259%和123%。1990~2018年,中國青海瓦裡關全球大氣本底站CO2濃度逐年穩定上升;2018年,瓦裡關站CO2、CH4和N2O的年平均濃度分別達到:409.4±0.3ppm、1923±2ppb和331.4±0.1ppb,與北半球中緯度地區平均濃度大體相當,均略高於2018年全球平均值。

3.氣溶膠

2004~2014年,北京上甸子、浙江臨安和黑龍江龍鳳山區域大氣本底站氣溶膠光學厚度(AOD)年平均值波動增加;2015~2019年,均呈明顯降低趨勢。

致謝:

十年來,中國科學院冰凍圈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大氣物理研究所、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國家海洋資訊中心,青海省水利廳,香港天文臺等單位為年度報告編制提供了大量的觀測資料和基礎資料。在此,向上述單位的全力協助以及付出心血的科研人員表示衷心感謝!

相關鏈結

Categories: 最新消息

氣候變化隨想-極端氣候與人類命運

今年早些時候我在文章<極端氣候肆虐美國,特朗普又想在巴黎協定秀存在感>中曾預言:年初的極寒天氣一定會讓今年的夏天熱得懷疑人生。如今正值夏季,而我只猜中了一部分,因為真實的情況是:北方熱得懷疑人生,南方被暴雨淹得懷疑人生……

極端天氣之於氣候變暖就像肺炎之於愛滋病。愛滋病病毒破壞的是人的免疫系統,導致人體出現像肺炎這樣的併發症而死亡。氣候變暖也一樣,它破壞的是地球的“免疫系統”,導致出現暴雨熱浪的“併發症”而危害人類。

有病就得治,出現了肺炎症狀,光治肺炎是沒用的,要把愛滋病毒去掉才能讓人體康復。同樣,多開空調可能讓自己免受熱浪折磨,但並不能去除病灶。而要想去掉氣候變暖的病灶,其難度卻比愛滋病還難上千萬倍。

雖然包括川普在內的很多人不承認氣候變暖,但現實會讓越來越多的人相信,氣候變暖已經給人類帶來巨大威脅,而且在未來會越演越烈。

這病能根治嗎?

答案是否定的——至少在本世紀內不是。

對於人類來說,這是一個非常悲傷的結論。對於一個低碳從業者來說,更是一個巨大打擊與考驗:我們為之付出的努力,恐怕要到孫子輩才能起效,我們還要不要努力?

所以,人類如何適應氣候變暖才是更加緊迫的話題。

在這個世紀裡,人類會因為氣候變暖而滅絕嗎?

當然不會,但我想人類文明的高速發展會因此迎來一次大刹車。因為過半數的人會死於氣候變暖帶來的極端天氣、瘟疫、病蟲災害及糧食短缺。

其中糧食短缺將會是人口減少的主要原因,因為任何的極端天氣都會導致糧食的大面積減產而人造食品的研究卻毫無進展。

我聽過一些猶太人已經在地球上那些最不容易受極端天氣影響的地方開墾土地、種植糧食了。不知他們是為了人類的延續還是就想在未來大發災難財。

哪些人會因氣候變暖而死亡呢?

毫無疑問是那些本來生活就沒有保障的貧困人民,而他們一輩子產生的排放可能沒有一個富人一天產生的排放多,卻全盤接受了因為帶來的危害。

這個世界就是這麼不公平。

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全球制定低碳政策的人正是那些享受者高排放帶來好處的富人,就算氣候變暖對他們有影響,那也是幾代人以後的事情。所以想要他們放棄現在的經濟繁榮與生活便利是很不現實的,如果氣候政策是由那些最易受氣候災害影響的人推動,那麼可能將是一番不一樣的景象。

說起後代,我想起兩件事情,我住在美國時的房東老太太是一位極端環保主義者,她自稱是環保納粹。我們經常在一起討論氣候問題,他強烈建議我們年輕人不要生孩子,因為將孩子帶到即將成為地獄的世上是對孩子的極不負責任。雖然她的建議無異於讓全人類自殺,但足以看出她對未來的極度悲觀。

就算未來幾十年是地獄,不還得有人熬過這地獄期,讓人類繁衍下去不是?

所以,該生還得生!

另一件事是美國有21個小孩起訴川普政府侵犯了他們未來的排放空間。因為地球的排放空間有限,現在的無限制排放無疑會導致後代的排放空間越來越小。雖然在美國憲法裡沒有排放權是私有財產不可侵犯這一說,但是美國還真受理了這起起訴。

其實這起起訴並不是無理取鬧,按照科學家的計算,地球還能容納的溫室氣體總量是8000億噸,按照現在的排放速度20年內就排放完了。然而人類並不是20年後就滅絕,所以總得給後代勻一點排放權不是?

說起減排,巴黎協定算得上是人類為應對氣候變化而得到的最高成果了。然而明白人都知道,對於解決氣候變暖問題來說,杯水車薪都談不上,各個國家該怎麼排放還是怎麼排放,最多也就是排放100%與排放99%的區別。

而溫室氣體排放會一直這樣持續下去嗎?

我認為不會,所謂解鈴還須系鈴人。我想真正引起溫室氣體排放大幅度降低的,不會是也不可能是人類,而是氣候變暖本身。如果氣候災害引起人口驟減,經濟倒退,自然就沒有必要排放那麼多的溫室氣體來生產產品供人類消費。到時候全球溫室氣體排放可能還不到現在的十分之一。然後再經過幾十年的碳迴圈地球氣候會再回到氣候變暖前的狀態。氣候變暖問題解決了,然而不是人類的功勞。

說了這麼多,感覺比較悲觀,但願我說的這些或許在未來不會出現——至少不要更糟糕。

《百年孤獨》中描述了這樣的情景:布恩迪亞家族一手建立的曾經輝煌一時的馬孔多鎮,在經歷連年的大雨和酷熱後,鎮上的人都死亡殆盡。更絕望的是,一股颶風將最後一個倖存者連同整個城鎮全部刮走,仿佛馬孔多從來沒有存在一樣。

但願人類不會如此……

相關鏈結

Categories: 最新消息

第五輪中德政府磋商聯合聲明

第五輪中德政府磋商聯合聲明

 

摘要:第五輪中德政府磋商於2018年7月9日在友好的氣氛中在柏林舉行,雙方同意,加強環境治理、有效落實《巴黎協定》、制定低碳發展戰略、應對氣候變化、開展碳排放權交易的立法等研究合作,共同為應對全球性挑戰作出貢獻,攜手努力塑造可持續的未來。

第五輪中德政府磋商聯合聲明全文如下:

第五輪中德政府磋商聯合聲明 

為構建更美好世界做負責任夥伴”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和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的主持下,第五輪中德政府磋商於2018年7月9日在友好的氣氛中在柏林舉行。

此次磋商彰顯了中德全方位戰略夥伴關係業已達到的高水準和寬廣度。雙方歡迎自2016年6月舉行的上輪政府磋商以來中德關係的發展,並特別指出2014年發表的《中德合作行動綱要:共塑創新》的持續重要作用。雙方致力於在考慮到現有機制基礎上繼續落實和更新行動綱要並就下一階段合作達成以下重要共識:

一、共同增強全方位戰略夥伴關係和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 

1、雙方積極評價高層交往對雙邊關係的重要作用,同意按照2018年5月默克爾總理訪華期間同中國領導人達成的重要共識精神,繼續拓展雙邊關係。為此,雙方決定在中德全方位戰略夥伴關係框架下繼續加強高層交往,深化各層級交流。雙方重申政府磋商機制對促進兩國合作具有更加重要的意義。作為政府磋商的協調單位,兩國外交部應定期檢視並推動落實政府磋商的成果。

2、中德兩國致力於把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置於首要地位,遵守《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認可雙方均是締約方的國際人權文書,以及“千年宣言”和“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雙方強調,所有國家均有責任根據《聯合國憲章》維護國際和平與安全、促進發展,尊重、保護和促進人人享有的人權和基本自由。中德致力於全力支持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這一各方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基礎上開展人權領域建設性交流的重要平臺。雙方重視以合作共同促進人權發展。中德雙邊人權對話將按照協商一致原則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不間斷舉行。

3、中德兩國承認,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符合雙方長期共同利益,其存續取決於為整個基於規則的秩序體系付出努力的行為體。雙方重申,完全尊重普遍有效的國際法。雙方致力於和平解決國際爭端,認可國際法院是聯合國主要司法機關。雙方堅持其有關國際法的對話機制,除政府國際法顧問定期開展對話外,還包括青年外交官的相關交流和研討會。

4、中方認同歐盟為促進地區和世界和平與穩定發揮積極作用,尊重歐洲一體化進程,尊重歐盟的權能。雙方認同中歐領導人年度會晤的重要作用。雙方致力於繼續落實《中歐合作2020戰略規劃》,深化包括中歐和平、增長、改革、文明四大夥伴關係在內的互利共贏的中歐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5、中德兩國重申,願本著互利精神深化面向未來的合作。作為戰略夥伴,雙方承諾在雙邊和多邊領域,如聯合國、二十國集團、亞歐會議、世界貿易組織,開展緊密協調,以共同成功應對當前和未來國際和平與安全、全球經濟穩定、更有效的多邊體系、更公正的全球秩序以及可持續發展所面臨的挑戰。

6、雙方同意繼續依託中德外長級外交與安全戰略對話和聯合國大會期間會晤、副外長級政治磋商及兩國外交部其他專業領域磋商機制,加強在國際事務中的合作。中德兩國駐外機構還將擴大相互往來,定期開展討論,並研究哪些領域可以開展富有意義的有針對性的合作。這也包括可以激發並保持對我們兩國長久興趣的對外文化政策。

7、中國歡迎德國當選2019-2020年度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雙方強調,願在聯合國安理會這一對國際和平與安全擔負主要責任的機構中,共同開展前瞻預防和持久解決衝突的工作。

8、雙方對“婦女參與衝突預防與和平工作”這個話題尤為關注。

9、雙方願加強在亞歐會議框架下三大支柱的協調合作,鼓勵亞歐會議就支持多邊主義和開放型世界經濟共同發聲,推動亞歐經貿領域和互聯互通合作取得更多務實成果。

10、雙方重申,致力於解決國際危機和衝突,諸如敘利亞衝突,支持“阿人主導、阿人所有”的阿富汗和平與和解進程。在這兩個議題上,兩國外交部將加強定期交換意見。

11、中德支持通過各種努力推動朝鮮半島問題政治解決。今年年初以來,朝鮮半島局勢明顯緩和。雙方讚賞朝美領導人新加坡會晤已經達成的相關義務,要求有關各方應完整、全面履行聯合國安理會相關決議。

12、中德兩國高度重視加強全球促進核不擴散和軍控的努力,擁護《禁止化學武器公約》和《禁止生化武器公約》。雙方尤其致力於維護伊核問題全面協議。

13、中德兩國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締約國,雙方尊重以國際法為基礎的海上秩序。德方歡迎中國和東盟國家旨在達成有效的“南海行為準則”進行的談判。呼籲各方開展對話,和平解決爭端,避免可能導致緊張的行為。

14、氣候和環境對安全與穩定具有影響。雙方支援《巴黎協定》確定的目標,致力於為保護氣候採取更積極的措施。雙方願推進保護環境和自然的努力,並就此尋求加強交流與合作。

15、雙方強調,願本著相互尊重、平等相待、互利共贏的精神,照顧彼此重大利益,加強相互理解,增進政治互信,確保雙邊關係長期穩定發展。德方重申堅持一個中國政策,尊重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支援兩岸關係和平發展。

16、雙方強調,願繼續推進高水準的中德法治國家對話。在對話方塊架下,雙方將於2018年(在德國)和2019年(在中國)舉行部長級年度法律研討會,探討共同關心的議題。雙方還將商定一份工作方案,即“中德法律交流與合作協定實施計畫(2019-2021)”,確保中德法律合作在2018年後得到延續。鑒於全球運營的公司增多,國際合同以及個人聯繫增加,雙方認為,在1965年的“海牙送達公約”和1970年的“海牙取證公約”的基礎上運作的雙邊民商事司法協助具有重要意義,通過兩國專家經驗交流將有助於增進合作。雙方支持繼續就工業產權保護開展專業部門間對話。

17、雙方強調,願在國際危機預防和應對中更加密切地合作,包括兩國外交部門就涉及海外本國公民安全的重大突發事件處置經驗開展交流。防治流行病是一項全球性任務,只能在多邊框架下合力完成。

18、雙方認可包括政黨基金會在內的非政府組織為發展雙邊關係發揮的重要貢獻。雙方還將為非政府組織開展有利於雙邊關係的合法工作提供必要支持。雙方將為此繼續密切交流。

二、自由貿易和開放市場作為中德經濟關係的發動機

19、中德經濟合作是我們兩國整體關係的核心支柱。德方讚賞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熱切期待中方儘快落實宣佈的進一步擴大開放舉措。雙方一致認為,開放市場、自由貿易和公平的市場准入是雙邊經貿關係的基礎和動力。目標應為,中德兩國企業在對方國家同樣享有開放、不受歧視的良好投資和市場條件。兩國歡迎雙向投資,並為此提供透明、非歧視的規則。雙方一致同意,本著開放經濟的精神,在互惠互利和非歧視基礎上促進貿易投資的自由化和便利化。雙方致力於通過世界貿易組織現有機制解決貿易爭端,反對一切形式的保護主義,共同致力於推動中德經貿關係長期、深入、穩定的發展。德方將擔任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主賓國。雙方嚴格保護智慧財產權,不強制外國企業轉讓技術。

20、簽署目標高遠的《中歐投資協定》具有重要意義。雙方支持談判取得迅速進展並儘快達成高水準的談判結果。

21、在推進經濟金融領域國際合作方面,雙方願尤其在二十國集團及聯合國框架下進一步密切合作,包括推動落實“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雙方鼓勵二十國集團在國際經濟治理中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雙方還將致力於加強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框架下的合作,支援根據既定的時間表,繼續改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份額和治理架構。

22、中德兩國通過負責任的政策為全球經濟和金融關係的穩定作出貢獻。兩國都希望在財政和金融領域進行更多協調。雙方對首輪中德高級別財金對話成果落實感到滿意,期待於2018年下半年在華舉行第二輪高級別財金對話。雙方將繼續通過雙邊工作互訪加強財政政策合作。德國歡迎中國在金融市場開放方面的努力,並看到了加強合作的機會。

23、中方歡迎德國市場參與者來華髮行人民幣債券(熊貓債)。中方支持法蘭克福金融中心和人民幣離岸發展。

24、雙方願加強以世界貿易組織(WTO)為核心的基於規則的多邊貿易體制,並同意其核心前提是遵守現行世界貿易組織規則和履行做出的所有承諾。該體制本著透明、非歧視、開放、包容的精神。雙方歡迎世界貿易組織現代化的建設性努力,促進公平競爭條件並致力於儘快填補爭端解決機制上訴機構成員空缺。雙方一致同意,以符合世界貿易組織規則的方式履行通報義務、出臺貿易救濟措施,並願就此進一步討論。雙方致力於遵守並參與探討繼續發展世界貿易組織補貼規則。雙方願增強市場經濟力量,支援為各類企業創造非歧視的競爭條件。

25、中德兩國特別重視外國企業非歧視地參與中國公共招標對促進雙邊經濟關係的意義。為落實中方宣佈的關於加快加入世貿組織政府採購協定的決定,中國政府正在進一步全面改進出價,將儘快提交世界貿易組織。同時將繼續與包括歐盟在內的參與方積極開展談判,爭取儘早達成談判結果。

26、雙方一致認為,鋼鐵產能過剩是全球性挑戰,需要共同應對。雙方同意在鋼鐵產能過剩全球論壇上加強合作並主張落實二十國集團2016年杭州峰會、2017年漢堡峰會以及2017年相關部長級會議達成的政策建議。為促進全球出口市場的確實公平競爭,中德兩國也在為出口信貸國際工作組開展更緊密的合作共同努力,旨在儘快制定一套新的考慮各參與方國情的出口信貸國際指導原則。

27、雙方保護作為企業經營活動核心基礎的企業自主決策。

28、雙方願在品質基礎設施專業政策對話方塊架下深化合作,特別是在中德產品安全工作組下加強並深化中德產品安全、市場監管、認證認可與合格評定領域的合作。雙方同意落實兩國政府多年來簽署的關於計量領域合作協定。雙方同意,尤應加強中德經濟聯委會框架下中德標準化合作委員會在標準化領域合作。為促進產業政策合作,雙方一致認為,加強在國際標準組織中的合作,採用國際標準和規定是關鍵因素。雙方同意在標準化領域執行採納國際標準的政策,並給予雙方企業平等參與標準化進程的機會推動互認對方標準化進程的機會。雙方一致認為,認證互認對促進雙邊貿易發揮著重要作用。

29、雙方對中國工業和資訊化部與德國經濟能源部、交通和數字基礎設施部簽署《關於自動網聯駕駛領域合作的聯合意向聲明》表示歡迎。該聯合意向聲明下所開展合作基於非歧視性市場准入、透明度、可靠性、平等待遇和對等原則。合作目標為增進對中德自動網聯駕駛發展的相互理解和資訊交流;促進中德自動網聯駕駛領域利益攸關方合作;強調雙方為企業創造公平競爭環境和有利市場條件的承諾。

30、雙方歡迎2016年商定的磋商,於2018年5月由德國聯邦內政部同中國公安部牽頭舉行。雙方同意雙邊網路安全磋商是討論網路犯罪和網路安全合作的核心平臺,同時雙方可借助該磋商機制就網路立法對經濟領域的影響進行交流,尤其是討論網路給資料安全以及智慧財產權保護、侵犯貿易和商業秘密帶來的風險和挑戰。鑒於資料儲存、資料使用和資料保護在未來工業核心領域發揮的重要作用,雙方將在制定和實施各自網路安全法規時,為企業涉密資料保護和資料安全跨境傳輸提供保障。雙方主管部門將直接對個案進行交流。

31、雙方一致認為,應在企業自主決策、招標機制透明、遵守所在國法律及勞工、社會和環境方面的普遍公認標準和照顧協力廠商國家意願基礎上開展企業協力廠商市場合作。此外,還要特別重視考慮夥伴國的債務可持續性,包括在互聯互通領域。

32、雙方歡迎在就業和社會政策領域加強雙邊和多邊合作,並致力於貫徹在二十國集團和國際勞工組織框架內共同作出的決定。在此背景下,雙方願就勞動世界的未來、社會保障體系發展、有效的勞動保護、體面勞動、合適薪酬、社會對話等議題開展交流,並致力於可持續的國際供應鏈。

33、雙方歡迎中國與歐盟在互聯互通領域就亞歐運輸通道建設開展合作。雙方將在中歐互聯互通平臺基礎上,尋求“一帶一路”倡議與歐洲基礎設施規劃對接,探討促進德方企業更好參與亞歐運輸通道建設的路徑。雙方讚賞中歐班列近年來實現擴容增效,鼓勵在多邊框架下推動亞歐運輸通道技術和法律協調對接,實現更大發展。

34、雙方願繼續加強在亞投行框架下的協調與合作,與其他成員一道繼續努力,更好發揮亞投行作為基礎設施融資多邊平臺的作用。

35、雙方承諾,本著自由貿易和開放市場的精神推動農產品貿易蓬勃發展。在此背景下,雙方高度關注動物健康,特別是應對非洲豬瘟問題,願就此有針對性地加強技術交流與合作。

36、雙方在第九屆中德經濟技術合作論壇框架內就經濟競爭力的基礎進行了討論,並願就此進一步加強合作。

37、雙方繼續加強稅收領域的合作,採取措施應對跨境逃避稅。雙方支持關於加強稅收透明度和自動情報交換的二十國集團承諾,同意在落實二十國集團/經合組織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行動計畫方面加強溝通與合作,並通過多種方式説明發展中國家,尤其是低收入國家稅收能力建設。雙方也將繼續致力於提升稅收確定性,並與經合組織一同致力於應對數位經濟給稅收帶來的挑戰。

38、雙方將加強中德反壟斷務實合作,共同應對跨國壟斷行為,為雙方企業在內的各國經營者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並推動雙邊乃至國際經貿關係健康發展。雙方將繼續就消費者權益保護領域的法律法規和工作資訊加強交流,包括在二十國集團框架下。

三、共同致力於科研和創新 

39、雙方認為,中德依託諸多共同平臺,開展科研和創新合作是雙邊合作的重要支柱,這尤其可為解決全球性挑戰作出貢獻。雙方歡迎兩國科學家在前沿和基礎研究領域開展合作。雙方對兩國政府間科技合作協定簽訂40年來在各合作專案取得的成果表示滿意。雙方相信,高校、科研機構、科研促進中心和仲介組織之間的合作具有特殊作用,應得到保護和促進。

40、有關中德兩國間創新研究、創新政策以及創新促進和框架條件的雙邊對話,特別是中德創新平臺框架下的對話將繼續進行。雙方樂見歷屆中德創新大會取得的積極成果和2017年首個中德青年創新創業合作周成功舉行。

41、在中國科學技術部同德國聯邦教研部開展的智慧製造(工業4.0)和智慧服務領域的雙邊科技合作方面,需要根據新的聯合資助方針商定下一步優先領域。

42、在清潔水研究領域,雙方應將未來合作的重點議題和內容納入現有的雙邊會議機制中。

43、中德海洋研究活動應在《中德海洋與極地科研合作框架計畫(2013-2020)》下繼續開展,並通過進一步共同徵集雙邊專案予以強化。雙方鼓勵兩國科研人員加強交流,並支持兩國科研機構共同參與海洋與極地研究領域的國際合作項目。

44、雙方歡迎中德生物經濟研究項目數量不斷增多,兩國科研小組在該領域的合作應繼續推進。雙方歡迎以“2+2”模式共同推動醫用生物材料和針對交通用輕量化編制技術領域中的中德研發專案。

四、攜手努力塑造可持續的未來

45、雙方強調生態環境保護與應對氣候變化國際合作的重要意義,將進一步深化相關領域的交流與合作,共同落實“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的相關目標,推進綠色發展。

46、雙方讚賞中德能源夥伴關係框架下良好密切合作,該合作重點為能源轉型、提高能效及擴大利用與整合可再生能源。雙方致力於強化節能提高能效領域合作,加強能效政策、法規、標準、資訊、技術交流,共同推進城鎮節能、重點用能單位節能診斷、能效網路小組等節能示範專案,促進雙方企業、高校、科研機構、行業組織等開展專案務實合作。雙方加強在二十國集團等多邊機制下的能效合作,共同推動落實《二十國集團能效引領計畫》。雙方歡迎二十國集團資源效率對話,願在國內和國際層面更進一步致力推動高效和保護性使用自然資源。雙方同意加強可再生能源利用合作,包括可再生能源電力、供熱、交通等領域關鍵技術與應用合作。共同推動全球能源變革。雙方願加強在能源裝備領域交流合作,特別是風電、太陽能發電、儲能、燃氣輪機、先進電網、氫能等技術裝備領域的合作。

47、雙方本著公平、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和各自能力原則,考慮不同國情,力求有雄心地、平衡、全面、有效落實《巴黎協定》,並願共同致力於在卡托維茲第24次締約方會議上通過關於《巴黎協定》實施細則。雙方強調強有力的規則對締約國間建立信任的重要性。兩國歡迎塔拉諾阿對話會為交流應對氣候變化目標搭建了政治平臺。 

48、雙方支援阿根廷二十國集團主席國工作,並希望進一步加強二十國集團內部合作,在二十國集團布宜諾賽勒斯峰會為推進全球氣候合作行動、落實《巴黎協定》發出積極信號。雙方致力於落實二十國集團杭州峰會和漢堡峰會決定,執行《二十國集團促進增長的氣候和能源漢堡行動計畫》。 

49、雙方將通過中德氣候變化工作組、彼得斯堡氣候對話會、氣候行動部長級會議等雙多邊管道就氣候變化國際進程深入交流,以推進實現有雄心的氣候保護目標。雙方將繼續在中德氣候變化工作組機制框架下就落實國家自主貢獻、制定低碳發展戰略、《巴黎協定》下的氣候資金等方面加強交流。雙方還將在氣候研究方面尋求更深入的合作。 

50、德國政府歡迎中國政府於20171219日正式啟動的全國排放交易體系和公佈的《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建設方案(發電行業)》。雙方一致認為,市場機制對於具有成本效益地實現《巴黎協定》目標至關重要。雙方商定,至少在2019年之前繼續通過中國排放交易體系能力建設專案開展合作。下一步合作的重點是排放權交易的立法和地方層面的能力建設。 

51、第六屆中德環境論壇定於2019年舉行。雙方重點在水和土壤保護、生物多樣性、空氣污染控制和環境標誌等領域以及在“中國環境與發展國際合作委員會”框架下加強合作。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五次締約方大會將於2020年在中國舉行,雙方將在現有合作基礎上,加強對話與合作,與其他締約方一道推動會議取得成功。雙方鼓勵企業積極實施環境管理體系,履行企業社會責任,尋求就“生態管理和審核計畫(EMAS)”開展交流與合作,進一步促進更廣範圍內的環境標誌的互認。雙方將進一步促進兩國在野生動植物保護與可持續利用領域的交流與合作。

52、雙方重申加強在環境和氣候友好出行以及交通數位化等領域的合作。應繼續推進在綠色物流、航運業環境保護和替代動力技術、電動汽車和交通與燃料戰略等合作領域的交流。雙方一致認為,2018年5月14日在北京舉行的中德第七屆綠色物流會議對該領域合作作出了重要貢獻。在國際民航組織、國際海事組織等國際機構中,雙方將繼續就航空、海運領域應對氣候變化措施開展交流,並繼續致力於從2020年起有效實施和監測全球船用燃料油含硫量限制。

53、雙方讚賞中德城市化夥伴關係框架內就城市可持續發展進行的良好和密切合作。雙方歡迎於2019年首次在中國舉辦中德城市化論壇。論壇重點議題包括城市能效和可再生能源、適應和彈性城市、可持續城市交通、城市更新和綠色基礎設施。雙方願就城市群、都市圈規劃建設等城鎮化問題開展政策交流,支持中德城市深化交流與合作。

54、中德兩國高度重視在全球可持續發展問題上的合作,並將在中德發展合作聯委會和中德可持續發展中心等框架內加強推進相關合作。除經驗交流和相互學習外,雙方還就發展合作政策議題相互溝通並力求通過聯合專案來協助第三國實施“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與德國復興信貸銀行在促進性貸款領域的成功合作應本著互利精神繼續開展,並更加關注環境和氣候領域。

55、考慮到有必要保護海洋免受進一步污染,特別是塑膠廢物污染,中德兩國強調,應執行《二十國集團海洋垃圾行動計畫》相關決定,並以積極態度有針對性地解決海洋垃圾問題。雙方特別強調,有效運作的陸上廢物回收利用系統和資源效率、產品責任及負責任的消費行為發揮著關鍵作用,並承認各自的相關責任。

56、中德兩國在衛生領域的關係多種多樣,廣受認可。願在重點為健康老齡化的新版衛生行動計畫的基礎上繼續拓展成功的合作。人口結構變化對未來醫療系統的組織、供應和結構以及對醫生和衛生專業人員提出了很高要求。傳染性和非傳染性疾病、預防和康復、醫院管理和品質管制、急救醫學、數字醫療、衛生安全和中醫等領域佔據重要地位。兩國熱衷於分享應對這些挑戰的策略和方法。

57、抗生素耐藥性的全球蔓延以及相關藥效的喪失是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任何一個國家都無法單獨解決。為此,雙方承諾,在國內和國際層面對人類、食用動物(包括水產養殖)和植物適當和可控制地使用抗生素。雙方同意,在食用動物和植物中停止使用促生長抗生素,並認同這一目標也可逐步實現。為防止傳染病,雙方更重視預防和衛生措施。

58、高效、創新和可持續的農業、林業和漁業經濟是全球糧食安全以及建設富強和宜居農村的關鍵。雙方致力於既通過中德農業中心等雙邊平臺,又通過聯合國糧農組織等多邊機制,實現這些共同追求的目標。雙方願增強聯合國糧農組織這一全球農業和糧食領域的專業知識組織。雙方將進一步發揮中德農業中心在推動政策對話、企業交流和科研合作方面的核心平臺作用,深化兩國在農業領域的合作。雙方對簽署《關於開展中德青年農業實用人才交流的聯合意向聲明》表示歡迎。

59、中德兩國繼續在森林可持續經營領域開展密切合作。雙方積極評價中德林業工作組,將繼續落實在林業領域簽署的協議,在中德林業政策對話方塊架下加強政策對話和資訊共用,重點關注森林多功能和可持續經營、林業和木材政策發展、合法木材貿易等議題。

五、合作增進國內和世界安全 

60、雙方商定,於今年年內在柏林舉行新一輪中德高級別安全對話,以深入兩國在安全領域的交流合作。在高級別安全對話方塊架下,可對2018年5月舉行的首次中德網路安全對話取得的成果進行報告。

61、雙方在首次副部級網路安全磋商中主要就網路犯罪形勢、網路犯罪和安全領域相關立法情況、打擊網路犯罪、打擊網路恐怖主義、網路兒童色情、網路詐騙以及在第30條提及的議題等進行了交流,同意在該機制框架下,共同推進兩國執法部門在網路安全領域的合作。雙方願基於本國法律確定打擊網路犯罪的合作領域,防範惡意網路活動,推動構建和平、安全、開放、合作的網路空間。雙方還將致力於在聯合國框架下,推動制定各方普遍接受的網路空間負責任國家行為規範。

62、雙方意識到當前和未來的難民和移民流動帶來的挑戰。在此背景下,雙方共同認可的目標是消除逃難產生的根源和防範打擊非法移民。雙方將討論在對方國家非法滯留人員問題並尋求妥善解決方案。雙方歡迎中國與歐盟在中歐人員往來和移民領域對話方塊架內加強合作。

63、雙方致力於執行二十國集團漢堡峰會關於打擊恐怖主義的決定,並將繼續利用現有各層級警務對話與合作機制。加強在反恐、打擊跨境犯罪、警務資訊共用和個案司法協助等領域的合作。雙方認同諸如“東伊運”等被聯合國安理會列名的恐怖組織名單。

64、在軍事合作領域,雙方願通過高層交往和對話,增進信任、保持聯繫,通過輪流舉辦諸如衛勤聯演、人員培訓、專業交流以及在聯合國授權框架下的維和合作,進一步深化互信。

六、人文和教育合作

65、雙方歡迎中國教育部和德國聯邦教研部就加強高校和職教合作簽署諒解備忘錄。

66、雙方認可職業教育與培訓的重要性,並願在數位化帶來勞動世界新變化的背景下進一步在“加強創新”和“專業人才保障”等領域繼續深化職業教育與培訓合作,並將就此舉辦一次中德研討會。

67、雙方歡迎北京大學與柏林自由大學就在華共建梅裡安人文社會高級研究中心簽署意向聲明,並將建設性陪伴其發展。

68、中德兩國認為,年輕人在國際交流專案框架內通過國際語言和文化的交流可獲得寶貴經驗,並獲得勞動力市場所需的技能。雙方將深化青年政策合作和與此相關的跨文化學習,促進中德青年交流。鑒此,雙方已通過聯合意向聲明制定經濟、科研、教育、文化領域中德實習生交流計畫。

69、雙方讚賞2018年5月舉行的第七屆中德媒體對話就媒體政策問題開展了成功交流,並願延續該機制。

70、雙方讚賞中德對話論壇作為民間平臺為深化雙邊合作作出的貢獻,願繼續發揮並增強該論壇的積極作用。

71、雙方充分認識到大熊貓保護研究合作的重要意義,願積極發揮大熊貓“夢夢”、“嬌慶”作為中德友誼使者的作用,並進一步促進兩國在包括大熊貓在內的野生動植物保護與可持續利用領域的交流與合作。

磋商期間,在兩國總理見證下,雙方簽署了10份政府間合作協定(見附件)及一系列商業合同。

附件: 

兩國總理見簽的政府間協定清單

一、《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與德意志聯邦共和國食品與農業部關於青年農業實用人才交流專案的聯合意向聲明》

二、《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與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教育和研究部關於深化兩國高校和職業教育合作的聯合意向聲明》

三、《中華人民共和國科學技術部與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教育和研究部關於智慧製造科技創新合作聯合意向聲明》

四、《中華人民共和國科學技術部與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教育和研究部關於深化氣候變化研究合作的聯合意向聲明》

五、《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與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外交部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領事保護中心與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外交部危機應對中心加強合作的聯合意向聲明》

六、《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和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外交部關於青年實習交流計畫的聯合意向聲明》

七、《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資訊化部(一方)與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聯邦經濟和能源部、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聯邦交通和數字基礎設施部(另一方)關於自動網聯駕駛領域合作的聯合意向聲明》

八、《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與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衛生部關於2018年-2020年合作的框架計畫》

九、《中華人民共和國財政部與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經濟合作和發展部關於在氣候和環境領域開展資金合作的聯合意向聲明》

十、《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與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經濟合作和發展部關於促進法律合作的聯合意向聲明》(完)

本文來自:新華社,原文標題《(出訪)第五輪中德政府磋商聯合聲明(全文)》。

相關鏈結

Categories: 最新消息

智庫論壇 | 應對氣候變化國家自主貢獻的實施、更新與銜接

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的2018 年新年賀詞中特別提到:“作為一個負責任大國,中國堅定維護聯合國權威和地位,積極履行應盡的國際義務和責任,信守應對全球氣候變化的承諾,積極推動共建‘一帶一路’,始終做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 作為對各方期待的回應,習主席再次肯定地表明瞭“中國的立場和態度”,再次展現了中國百分之百實踐氣候承諾的決心和信心。在中國應對全球氣候變化的承諾中,國家自主貢獻(N D C s)無疑是最為重要的內容。

 

國家自主貢獻是《巴黎協定》的核心制度之一,是最終實現全球長期目標的“ 國家貢獻+ 全球盤點”序貫累進機制中最為重要的組成部分。國家自主貢獻最大的特徵是自主性和漸進性, 即依據締約方自身的發展階段和具體國情,自主決定未來一個時期的貢獻目標和實現方式,同時參考較為寬泛的通用導則和全球盤點提供的總體資訊,來不斷修正、更新並序貫提出下一階段提高力度的貢獻方案。本文以黨的十九大提出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及習近平主席有關全球氣候治理的系列講話為背景,圍繞國家自主貢獻如何實施、如何更新、如何銜接三大問題來探討,並給出初步的思考、判斷和建議。

 

國家自主貢獻實施的進展盤點與政策評估

 

2015年底召開的巴黎氣候大會達成了由196個國家和地區通過的《巴黎協定》和一系列相關決議, 為2020年後全球應對氣候變化國際合作奠定了法律基礎。截至2017 年,已有193個《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的締約方提交了自主貢獻文件,涵蓋全球總排放量的99%。中國也已於2015年6月30日提出了國家自主貢獻方案,承諾2030年左右實現碳排放達峰並努力儘早達峰, 2030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2030 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20%左右,以及2030年森林蓄積量比2005年增加45億立方米左右。同時承諾將繼續主動適應氣候變化,在農業、林業、水資源等重點領域和城市、沿海、生態脆弱地區形成有效抵禦氣候變化風險的機制和能力,逐步完善預測預警和防災減災體系。方案展現了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至2030年的低碳發展藍圖,也凸顯了中國政府對國內人民和國際社會負責的自主、自信與自強。習近平主席等國家領導人在多個場合重申了中國將與各方同心協力、共同堅守協定成果、共同推動協定實施、建設一個清潔美麗世界的堅強決心,也向世界釋放出中國將堅定走綠色低碳發展道路、百分之百承擔自己義務、引領全球生態文明建設的積極信號。

 

為實現應對氣候變化自主貢獻目標,中國在上述方案中進一步提出了將在國家戰略、區域戰略、能源體系、產業體系、建築交通、森林碳匯、生活方式、適應能力、發展模式、科技支撐、資金支援、市場機制、統計核算、社會參與、國際合作等共15個領域採取強化行動的政策和措施。這些政策和措施對實現國家自主貢獻目標有直接或間接的推動作用。根據國家氣候戰略中心的評估,除戰略部署和保障措施之外,現有直接政策的預期實施效果和貢獻如圖1所示。上述政策措施目前穩步推進並已取得了明顯成效。一是2020年前政策實施和目標完成好於預期規劃。截至2016年, 中國單位國民生產總值的二氧化碳排放強度相對2005年已下降42.8% 左右,有望超額完成2020年40%- 45%的國家適當減緩行動目標;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的比重已達到13.3%,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容量達到5.58億千瓦,發電量達到1.49萬億千瓦時,占總發電量的24.8%;森林蓄積量相對2005年已增加超過26.8億立方米,提前超額完成了2020年目標;二氧化碳排放增速趨緩,2015年和2016年甚至出現小幅下降。二是制度和支撐體系逐步建立完善。國家應對氣候變化領導小組統一領導、國家發展改革委歸口管理、有關部門和地方分工負責、全社會廣泛參與的應對氣候變化管理體制和工作機制初步形成,同時開展了應對氣候變化法的前期研究及立法起草工作,發佈了《國家應對氣候變化規劃(2014- 2020年)》《國家適應氣候變化戰略》《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降低目標責任考核評估辦法》《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建設方案(發電行業)》等重要規劃和政策性檔,國家、地方、企業三級溫室氣體排放統計核算體系初步建立,全國碳排放權交易體系啟動實施,低碳省市、城鎮、園區、社區等試點示範持續推進,省級人民政府碳排放強度目標責任評價考核工作正式開展,全國31個省區市(不含港澳臺)全部編制完成省級應對氣候變化規劃或低碳發展規劃,工業、能源、建築、交通、林業、公共機構等領域相繼發佈了各自的專項規劃、工作方案或實施意見。三是正向激勵和協同效益初步顯現。政策的實施催生了更多新技術、新產業、新模式的發展,加快培育了新增長點、新動能,綠色低碳發展的經濟體系正在逐步形成。按照國家氣候戰略中心的測算,2005年至2015年國內累計完成的低碳投資約為10.4萬億,低碳產業年產值約為8.4萬億。這些政策的實施有效增加了低碳供給、投資和就業,產生了很好的經濟、社會和環境協同效應,為下一階段的實施形成了較好的氛圍和勢頭。

 

雖然應對氣候變化工作取得了較為顯著的成效,但從目前實施的政策措施具體評估來看,仍然存在三方面的問題:一是政策實施不平衡,15類主要政策的數量及力度差異較大,目前主要聚焦在供給側的能源和產業類排放,對未來增長較快的需求側消費部門政策佈局較為有限,政策數量、覆蓋範圍、政策內容等均有待細化與加強;二是政策實施不充分,15類主要政策大體都只提出了到2020年的量化支撐目標或任務,還沒有到2025年或2030 年的目標,在62項具體目標或任務中僅有8項涉及2030年,尚無法對實施2030年國家自主貢獻目標提供直接支撐,而且政策覆蓋物件還不完全,部分領域減排政策仍存在空白;三是政策實施不協調,15類主要政策“政出多門”,節能、減排、降碳、發展可再生能源等不同部門政策存在交叉、矛盾、不合理等問題,僅市場機制就包括碳排放權交易、綠色證書交易、用能權交易等多種相互交叉或衝突的政策工具,碳排放總量和強度、能源消費總量和強度政策上也存在一定的重疊性,政策形式上“過剩”但力度上不足的問題較為顯著。

 

因此,關於國家自主貢獻實施政策的延續、強化、協調和創新的工作仍需要進一步加強,具體考慮如下:一是政策延續,現有行之有效的一些政策手段,如嚴格的目標分解考核制度、區域低碳發展試點示範、可再生能源及新能源汽車補貼、淘汰落後產能、節能標識和補貼、新增投資節能評估等需要在未來持續執行;二是政策強化,在當前各部門、各行業、各區域2020年目標和政策的基礎上,逐步強化實施力度,對重點工業產品能耗限額標準、機動車燃油經濟性標準、強制性建築節能標準等需要及時根據技術進步予以更新;三是政策創新,更好地發揮市場機制和政府作用,建立碳排放總量管理制度,完善碳排放權交易市場機制,創新氣候投融資和消費類政策;四是政策協調,加強國家應對氣候變化領導小組的協調作用,從並行、互補、衝突的角度,分類統籌相關政策實施,共用基礎設施、避免重複建設,最大化發揮政策間的協同效應。

國家自主貢獻更新的利弊分析與策略選擇

 

當前,國際國內對中國百分之百實施國家自主貢獻滿懷信心和期待,不乏要求中國進一步提高力度、更新國家自主貢獻的呼聲。在更好地實施中國自主貢獻之外,更新國家自主貢獻也需要同時提上議程,這主要是因為:一是根據目前《巴黎協定》和締約方會議決議的要求,中國需要在2020年通報或更新2030年國家自主貢獻。《巴黎協定》要求每五年通報一次國家自主貢獻,準備、通報並持續提交的後續國家自主貢獻需要比當前的國家自主貢獻有所進步,並反映其盡可能大的努力。同時,作為發展中國家,中國還應當繼續加強減緩努力,鼓勵根據不同的國情,逐漸轉向全經濟範圍溫室氣體總量限排目標。目前有關貢獻特徵、資訊、核算規則和共同時間框架的談判仍在進行中,各方需要在2018年底完成上述實施細則的談判,這些細則將對如何更新提出更具體的要求。二是維護負責任大國形象面臨國際輿論壓力。中國作為擁有近14億人口的全球第一大排放國和第二大經濟體,在全球氣候行動的總體進程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中國2016年佔據了全球18%的GDP和19%的人口,消費了全球22%的能源和52% 的煤炭,排放了全球28%的二氧化碳。中國國家自主貢獻的首次更新將會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要求提高控排力度的壓力也將與日俱增。三是黨中央對新時代中國應對全球氣候變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黨的十九大報告首次提出了“引導應對氣候變化國際合作,成為全球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參與者、貢獻者、引領者”的論述,這是對中國參與全球氣候治理作用的歷史性認識,更為新時代中國更好引領這項工作的開展提出了新的要求。因此,中國有必要從維護國家利益和引領全球氣候治理的角度,研究和論證更新國家自主貢獻的可能性和方式,分析利弊並作出基本判斷。四是我國具備提高國家自主貢獻的潛力和條件。根據我們中心的評估研究表明,在適當增加政策力度的前提下,中國具備提高2030年自主貢獻目標的潛力,二氧化碳排放峰值有望在2030年前實現,碳強度下降和森林蓄積量目標也將能超額完成,根據國家《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戰略(2016-2030)》,非化石能源消費占比的提高也有可能加快部署。同時,中國官方也多次宣佈, 有望提前、超額完成2020年前國家適當減緩行動目標,以此作為基礎,一定程度上提振了我國提高後續自主貢獻目標力度的信心。

 

中國在2020年調整國家自主貢獻的目標具有積極效應,一方面是可以展現國內應對氣候變化工作的努力和良好成效,彰顯中國引領全球氣候治理的負責任大國形象;另一方面是可發揮“以外促內”的積極作用,推動國內綠色低碳發輾轉型。與此同時, 我國調整自主貢獻也面臨著一定挑戰和風險:一是可能影響中國提出國家自主貢獻的嚴肅性和權威性,國家自主貢獻目標的制定是根據自身國情、發展階段、可持續發展戰略和國際責任擔當, 歷經多輪技術論證和政治決策, 並經國務院批復後最終提交聯合國公約秘書處的,調整貢獻必須要有充分理由和合適的時機;二是可能引發國際社會對中國貢獻力度不足的質疑並對中國抱有更高的預期,國際上一直有一些聲音懷疑中國自主貢獻的目標留有餘地,在提出目標數年內就對其進行調整,反而可能成為其他國家批評中國貢獻目標力度不夠的口實,歐盟此前類似舉動就未獲得國際社會的一致好評;三是單方面提高貢獻目標可能使得中國短期內面臨潛在的競爭力“比較劣勢”,也為後續每五年的更新和通報製造了累進的難度。

 

因此,綜合考慮上述各因素, 在2020年通報更新國家自主貢獻, 中國目前有以下四種可能方案: 一是根據新的自主貢獻特徵、資訊和核算導則要求完善自主貢獻, 提供必要的補充資訊使現有自主貢獻目標更為透明、易於理解,特別是關於目標本身的描述,就目標核算的方法學提供補充說明;二是強化自主貢獻既有目標力度,比如明確提前達峰的時間或峰值水準、提高碳強度下降、非化石能源消費占比或森林蓄積量目標等;三是拓展目標的範圍,主要考慮納入非二氧化碳的溫室氣體排放控制目標; 四是增加或細化部分政策措施,包括細化不同部門的溫室氣體排放控制的政策措施、補充全國碳排放交易權市場建設的相關政策、增加南南合作等國際合作機制內容等。中國在2020年是否以及如何更新國家自主貢獻需統籌考慮國內外多方面因素,對多種方案利弊進行綜合評估,審慎決策。

 

國家自主貢獻與新目標相銜接的初步判斷

 

根據《巴黎協定》, 除了2020年更新、通報2030年的自主貢獻外,中國還需要在2025年提出新的國家自主貢獻目標,目標年可選擇5年或者10年,即提出2035 年或2040年新的國家自主貢獻。黨的十九大已將2035年作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征程上的重要階段,提出“從2020年到2035年, 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基礎上,再奮鬥1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在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目標指引下,中國應對氣候變化進程也將呈現新的特徵。因此,研究和論證2035年作為我國下一輪國家自主貢獻的目標年具有非常強的戰略意義。結合深入學習黨的十九大精神,可以歸納出三方面對國家自主貢獻實施如何銜接2035年國家戰略的啟示:一是社會主義現代化進程加速,使得此前的經濟社會發展假設發生了變化。黨的十九大提出的兩個“再奮鬥十五年”的階段安排中,“基本實現現代化”的時間比黨的十三大提出的“三步走”發展戰略足足提前了十五年,各領域各部門的政策和行動都將面臨加速的情況,經濟發展、能源消費和碳排放也將有新的軌跡。二是社會主義現代化內涵更豐富,將生態文明和綠色發展提到了新的高度。“五位一體”的總體佈局和“五大發展理念”的提出將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和綠色低碳發展作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基本內容,黨的十九大將“生態環境根本好轉,美麗中國目標基本實現”作為第一個“再奮鬥十五年” 的重要方面,意義更為深遠。三是社會主義現代化更加開放,把為人類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作為自己的使命。黨的十九大提出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放包容、清潔美麗的世界”作為解決人類面臨的諸多共同挑戰的“中國方案”, 並主張“為全球生態安全作出貢獻”。因此,圍繞上述新時代特徵,新的國家自主貢獻的提出和通報應該著重考慮以下方面。

 

首先,2035年國家自主貢獻應與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經濟社會發展水準相適應。應對氣候變化的各項工作跟經濟社會發展高度相關,現代化進程的加速可能對經濟增長提出新的要求,能源消費和碳排放脫鉤的情況面臨新的挑戰, 原有目標的力度需要重新評估。新的國家自主貢獻應呈現我國碳排放達峰之後的經濟發展深度轉型的新特徵和新方向,反映經濟增長、能源系統和生活消費等領域的深度脫碳趨勢,建立健全綠色低碳迴圈發展的經濟體系,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宣導綠色低碳的生活方式。

 

其次,2035年國家自主貢獻應與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美麗中國建設目標相一致。我們要建設的現代化是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要提供更多優質生態產品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優美生態環境需要,應對氣候變化不該只局限在控制能源消費二氧化碳的排放單一任務上,原有目標的範圍需要更為拓展。新的國家自主貢獻應充分發揮協同效應,成為統籌和引領綠色發展、解決突出環境問題、加大生態系統保護力度的主要途徑,涵蓋更多非二氧化碳的溫室氣體種類以及工業過程、廢棄物處理、土地利用、農業和水資源、海岸帶等行業部門或領域。

 

再次, 2 0 3 5 年國家自主貢獻應與全球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參與者、貢獻者、引領者定位相符合。新時代是中國日益走近世界舞臺中央、不斷為人類作出更大貢獻的時代,中國引導應對氣候變化國際合作,應該在宣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促進全球治理體系變革上發揮更大的作用,原有目標的形式需要更為豐富。新的國家自主貢獻應包含更多國際合作倡議的內容,並依託主場外交設置平臺和議題,進一步提高中國國際影響力、感召力和塑造力,給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發展又希望積極保護氣候和環境的國家提供新選擇,為解決人類應對氣候變化問題貢獻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國家自主貢獻實施、更新與銜接的政策建議

 

國家自主貢獻的實施是應對氣候變化工作的“靈魂”,其更新和銜接更是關乎中國中長期發展戰略的具體安排。碳排放強度指標的峰值和拐點出現在1978年,反映和標記了中國經濟的第一次轉型;碳總量指標的峰值和拐點規劃在2030年左右,也體現和預判了中國經濟的第二次轉型。如何設計好、運用好國家自主貢獻這一統籌國內國外兩個大局的雙重政策工具,下好打造“美麗中國和世界”“全球生態文明”和“人類命運共同體”這盤“大棋”,協同和平衡國家利益與國際形象,是新時代賦予我們新的使命。有關國家自主貢獻實施、更新與銜接的下一階段工作,我們建議如下:

 

一是儘快研究編制2030年國家自主貢獻實施的行動計畫。對到2030年的國家自主貢獻的政策和行動進行盤點和評估,主要思路可考慮從當前以五年規劃調整為主要方式的“強度主導型”政策體系,轉變為中長期目標分解與倒逼的“峰值引領型”政策體系,在重點行業和地區探索試行的基礎上,加快部署碳排放總量控制制度,針對實施中出現的不平衡、不充分和不協調的突出問題,延續、強化、協調和創新支撐國家自主貢獻實施的主要政策和行動,完善分階段、分行業、分部門、分區域的國家自主貢獻實施的行動計畫。

 

二是著手研究準備2020年國家自主貢獻更新的通報方案。對在2020年通報更新2030年國家自主貢獻的備選方案進行評估和論證,確定此輪更新力度調整的基調,主要思路可考慮以《巴黎協定》下確立的國家自主貢獻特徵、資訊和核算導則要求相應調整中國自主貢獻,同時考慮納入非二氧化碳的溫室氣體排放控制目標,以及增加或細化部分政策措施為主,審慎考慮提高碳強度、達峰時間等具體指標的力度,並考慮更新通報的策略,以及是否共同發佈與主要國家或集團的聯合聲明以引導國際社會的預期。

 

三是啟動研究論證2035年新的國家自主貢獻的要點內容。對在2030年國家自主貢獻實施和2050年溫室氣體低排放發展戰略研究的基礎上,如何銜接黨的十九大新提出的“兩個一百年”和“兩個再奮鬥十五年”目標進行深入分析和研判,主要思路可考慮增加以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為背景的情景研究,識別基本現代化對應對氣候變化工作的具體涵義,提出引領全球氣候治理的、更大力度、更大範圍和更豐富內容的國家自主貢獻方案。

文/柴麒敏 傅莎 祁悦 樊星 温新元

作者單位:國家氣候戰略中心

文章來源:《中國發展觀察》2018年第10 

相關鏈結

Categories: 最新消息

LED為何要與智慧城市結合成為LED智慧城市終端?

在我國智慧城市發展規劃中,“十三五”期間的投資總規模將達5000億元,可預見,在這大量的投資中,將有很大一部分會流到作為資料價值鏈起點的智慧城市終端領域。毫無疑問,LED智慧城市終端作為其中的一個品類,也會從中極大受益。

當下,各種智慧城市終端的應用越來越普遍,而LED產業與智慧城市生態相結合而形成的LED智慧城市終端,也逐漸被廣泛應用,並將在智慧城市建設中發揮重大的作用。

為了在這股浪潮之下“分一杯羹”,在我們的LED行業內,LED與智慧城市相結合而進行企業的價值定位、產品創新、市場行銷,已經成為了眾多LED企業轉型和創新的重要選項。

目前我們也可以看到,眾多與智慧城市相關的LED產品已大量面世,並被應用于城市建設中。尤其是戶外LED智慧終端應用已進入臨界期,處於市場大規模應用爆發點。

據瞭解,智慧城市建設是以大資料為中心,利用各種智慧城市終端對城市的方方面面進行資料的感知、採集、存儲、計算、分析、整合、應用,能從根本上改變以往人類經濟社會發展主要依靠各資源要素投入和積累的發展模式。如今,大資料的巨大價值已被人們廣泛認同,其地位就相當於20世紀的石油和黃金。可以預期,不久的將來,其價值不亞於人們日常所需的水、電、氣等生存必需品。

相較而言,智慧城市更強調的是對城市建設管理過程中各種大資料的挖掘,包括歷史大資料和正在產生的大資料,將其中所蘊含的價值,通過各種技術發掘利用,然後服務社會,服務普羅大眾,減少各種城市病,構建高效、和諧、智慧的社會環境。

大資料的挖掘,需要依靠各種各樣的智慧城市終端,這就是大資料價值鏈的起點。毫無疑問,在眾多智慧城市終端中,LED智慧城市終端是其中一個重要品類,並且目前已經進入了市場導入期,呈現出蓬勃發展態勢。

眾所周知,在LED產業中,產品主要是以照明、顯示幕兩種形態出現。

那麼,LED為何要與智慧城市相結合而成為LED智慧城市終端,並將大規模興起?

要解答以上這個疑問,現在,智庫君便帶領大家跟隨著本文作者的思路,從智慧城市產業生態、市場需求、LED產業環境變化幾個維度進行一次分析探討。

必要條件:良好的生態

資料顯示,“智慧城市”這一個概念自從被IBM提出後,得到了世界各國政府的肯定並推動,尤其是在智慧生態健全、資訊和通信基礎設施完善的發達國家,以及印度、中國等新興發展大國。這些國家由於本身就具備了必要的基礎設施和產業環境,因而從政府到企業,都在積極推動智慧城市的建設,以此謀求未來在城市競爭、產業競爭乃至國家競爭中處於領先地位。

例如在我國,從政府到民間都高度重視智慧城市建設。從國家部委到各級地方政府部門,也陸續出臺新技術、產業、標準和人才等相關政策,營造環境,推動智慧城市建設實踐。

據介紹,智慧城市建設以大資料為中心而形成了一個強大、完備的能力中心平臺——雲平臺。顯然易見,一個功能強大、作用齊全的雲平臺形成,需要依賴完善的基礎設施環境,才能承載城市運營、管理所需的各個應用系統。

而完善的基礎設施環境,則需要整個產業鏈、生態圈裡的企業共同努力形成協同效應,當中,包括了通信網路設備提供商(如華為、中興、諾基亞等)、運營商(如移動、聯通、電信等)、晶片提供商(高通、英特爾、博通等)、模組提供商(華為、中興、泰利特等)、感應和監控設備提供商(科大訊飛、大華、海康威視等)、雲計算服務提供者(阿裡巴巴、華為、穀歌、IBM等)、ISV(即獨立軟體發展商,如微軟、SAP、Oracle、東軟等)以及眾多終端供應商(通普科技等)、智慧應用提供商等企業。

從基礎設施方面來說,我國目前已經建設有完善的3G、4G通信網路系統,雖然還不具備承載萬物互聯互通、資訊高度共用所需的頻寬和速率,但基本可以滿足目前對通信、資料傳輸、乙太網和小範圍物聯網建設的需求。有了完善的基礎網路,各種終端才可以實現人與終端、終端與終端的連接以及資料的傳送,而不僅僅是單獨的一台設備。

現在,智慧城市終端在公共領域的應用已比較普遍,而LED產品本身所具有的半導體的特性、應用範圍的廣泛性決定了它可以也應該走智慧化的道路。所謂的LED產品智慧化(亦即LED智慧城市終端),即是指LED產品除了滿足其原有功能外,還具備通信,智慧感知、資料獲取等功能。

要實現這些功能,不僅需要LED產業提供不同的解決方案,也需要具備良好的通信網路環境,以滿足高負載、低延時的資料傳輸需求,還需要產業鏈上監控、交互、通信、資料分析等相關技術和應用方案的成熟,凡此種種,共同形成了一個涉及多個產業、眾多企業共榮共生的生態環境,只有整個生態環境的成熟,LED智慧城市終端的大規模應用才有可能。

在此基礎上,LED智慧城市終端在產品功能和形態上突破了原來的LED產品的界限,不再是簡單的照明產品或顯示幕,其功能也不單是照明或展播載體,而是在此基礎上成為大資料價值鏈環節上感應、採集資料的節點。以智慧LED顯示幕為例,這不僅可以顯示各種多媒體資訊,展播商業廣告,還可以即時展示一部分交通、氣象、應急、民生資訊,或者展示經過整合後的大資料資訊,其功能和服務範圍也隨之擴大了很多。

直接原因:巨大的市場需求

如前所述,當下的智慧城市建設熱潮已席捲世界,包括從政府到企業,都投身到了智慧城市建設中去,由此便催生了對智慧城市終端的巨大需求。

這塊惹人垂涎欲滴的“蛋糕”到底能做得有多大?

據瞭解,僅住建部制定的我國智慧城市發展規劃中,“十三五”期間的投資總規模將達5000億元,這還未包括地方投資和對相關產業鏈企業、生態圈企業的投資。可以預見,在這天量的投資中,將有很大一部分會流到作為資料價值鏈起點的智慧城市終端領域。毫無疑問,LED智慧城市終端作為其中的一個品類,也會從中極大受益。

至今,LED智慧城市終端主要還是以照明和顯示幕的形態出現於市場,但在產品的控制、功能、運營模式等方面卻已慢慢開始發生了變化。

LED智慧城市終端在室內的應用是以智慧照明為主,然而,由於目前受制於通信網路標準和協定、使用成本、交互技術等因素制約,其商業化道路走得很慢,應用範圍很窄小,僅限於小部分對價格不敏感的高端商業環境和家居環境。

而戶外LED智慧城市終端已經可以整合無線網路通信、智慧交互、智慧感應、電力載波等技術,利用完善的通信網路系統,充分享受智慧城市建設投資的紅利,在市場上嶄露頭角,節節進擊。

LED智慧城市終端除了滿足原來LED照明或顯示的功能外,還可以在交通監控、氣象監測、人車流疏導、公共安防等公共服務領域大放異彩。尤其是LED智慧城市終端的顯示幕產品,在產品的控制方式、外觀結構、功能特性、安裝方式、運營模式上與原來LED顯示幕有了完全改變。 首先,在控制方式上,可以實現不限終端數量、不限距離即時控制。

其次,在外觀結構上,改變了傳統LED大螢幕粗獷、笨重、突兀的形象,在設計上更講求輕薄巧,讓產品本身兼具科技和藝術的美感。

第三,在功能上,不僅可以像原有的LED顯示幕一樣播放各種多媒體廣告,還具備了智慧監控、WIFI熱點、溫感、煙感、濕感、音視頻互動、應急充電等功能。

第四,在安裝方式上,產品安裝不需要傳統LED大螢幕特製的鋼結構,不需要佈線,不需要通風設備,戶外廣告運營商或媒體運營商可以根據需要拆裝、移動設備,非常方便簡單。

最後,在運營上,運營商既可獨家運營多台設備,也可以和另外的運營商聯合運營更多設備,組成一個更大的展播網路,獲得更大的受眾面和利基市場。

此外,產品的應用範圍也大大突破了原來依附於牆體、廣告柱等位置,而是可以廣泛安裝於步行街、廣場、社區、景區、商業街、加油站、公交站、高速路服務區、收費站等公共場所。

由於產品形態突破原來LED顯示幕的界限,LED智慧城市終端不僅僅可以作為商業盈利的工具和載體,還可以成為服務民生、政務公開等具有公共服務性質的工具和載體。

例如說,產品通過收集交通、氣象、安防、人流等資訊和資料,然後通過產品本身的通信模組傳至雲端,再經過專門的分析處理,就可以形成結構化的資訊,供有關部門決策所用。由於產品本身還具有顯示和展播的功能,經過處理和整合後的資料資訊還可以通過螢幕展示,如交通導流資訊、公共資訊等。

事實上,隨著國內智慧城市、智慧交通建設的推進,數位標牌市場已然成為了LED智慧城市終端應用最先開啟的領域。

據奧維雲網最新發佈的資料包告顯示,2016年上半年,戶內廣告機銷量為38.6萬台,同比增長11.4%,而且在未來幾年還將保持高速增長勢頭。放眼市場更加巨大的戶外數位標牌領域,其市場容量更加可觀。據業內人士估測,其需求量有望超過室內的3到4倍。

由於具備優異的特性和強大全面的功能,LED智慧城市終端不僅受眾多戶外廣告運營商、戶外媒體運營商、工程商等管道商的歡迎,同時也受到相關政府部門的青睞。目前在多個城市的市政工程、道路工程中,我們可以看到LED智慧城市終端的身影。

以LED業內率先轉向智慧城市領域的企業通普科技為例,通普科技針對智慧城市建設特點和要求,結合公司原有的LED產品形態和技術,相繼開發了一系列LED智慧城市終端產品,包括戶外LED廣告機、LED燈杆屏、LED櫥窗屏三大系列,共九大子系列產品。產品在技術、功能、外觀設計、行銷體系搭建上已經處於行業前列。目前通普科技的LED智慧城市終端產品已在長沙、福州、大連、廣州等多個城市中得到應用。

催化劑:LED產業環境的變化

當下,無論是LED照明,還是LED顯示幕發展已經進入成熟期,雖然產業的規模還在擴大,產品銷售額在穩步上升,LED產品的市場佔有率和對原有品類的替代比例也在不斷提高,但不可否認的是,其增長速度將對於前幾年已大幅放緩,行業景氣度、投資回報率也有不同程度下滑。

據觀察,與前幾年各路資本蜂擁進入LED產業的盛況相比,目前,業內的資本運作更多都是上市公司進行整合並購為主。

產生這樣的變化,並不足以為奇。在資本自由配置的市場經濟時代,資本的逐利性本能會讓資本自發流向獲利最多、最快、最高效的地方。而當進入LED產業的社會資本大幅減少,即預示著產業的增長空間已不再吸引資本。

當下,LED行業企業整並風潮一浪高過一浪,行業內整合並購的規模也越來越大,而行業外的資本卻對LED行業並不看好。有實力的企業通過資本手段,圍繞企業的戰略核心,合縱連橫,整合符合戰略目標的標的資源,其目的都是在於鞏固或擴大原有優勢。

產業的成熟,同時帶來產業鏈的進一步完善,各種配套的進一步齊全,由此也導致眾多企業陷入產品、技術同質化、市場、管道的同質化競爭,市場一片紅海。

在這種現實下,企業如何規避激烈的紅海競爭?

我們不難發現,跨界創新,重新梳理企業價值定位,以此確立新的競爭優勢,是眾多行業企業的選擇。

於是,LED照明企業有的大力發展智慧照明;有的在品牌和產品上重新定位,專注於某些細分單品或市場;有的在可見光通信、植物照明、汽車照明、UVLED等新領域加大投資等。

而LED顯示幕企業當中,選擇跨界創新、品牌再造的方向也不少,其中有的和體育產業結合,有的和教育行業相結合,有的和VR、AR等新技術相結合,有的和傳媒行業相結合,有的和廣告公關行業相結合。

此外,有不少企業看好目前方興未艾、席捲全球的智慧城市建設浪潮中產生的巨大的市場蛋糕,圍繞著智慧城市領域開發了很多產品,並在市場行銷上進行大力推廣。

可以看到,LED產業和智慧城市建設相結合,以LED智慧城市終端的產品形態切入智慧城市建設大潮中去,已經成為了行業企業跨界創新、企業品牌再定位的重要方向,而且市場剛剛處於大規模爆發的前夜,這都推動了LED智慧城市終端的興起。

當然,LED智慧城市終端的興起並將大規模應用有其必然性,其興起的條件、環境、原因並不僅僅局限於以上所述。

從企業競爭的角度而言,當下各種新技術新應用層出不窮,跨界創新、跨界劫掠蔚然成風,企業的核心競爭已不在限於企業本身或者企業所在的產業鏈、供應鏈本身,而上升到了企業所在的生態圈本身。

一個生態圈涵蓋多個產業,企業要獲得強大的競爭力,在未來的市場競爭中立於不敗之地,除了加強自身內功外,更需要從產業鏈、生態圈上對自己重新定位。

為此,我們不妨這樣認為:LED智慧城市終端的興起,只是當下企業間競爭的一個縮影。(來源|新興產業智庫)

相關鏈結

Categories: 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