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早些時候我在文章<極端氣候肆虐美國,特朗普又想在巴黎協定秀存在感>中曾預言:年初的極寒天氣一定會讓今年的夏天熱得懷疑人生。如今正值夏季,而我只猜中了一部分,因為真實的情況是:北方熱得懷疑人生,南方被暴雨淹得懷疑人生……

極端天氣之於氣候變暖就像肺炎之於愛滋病。愛滋病病毒破壞的是人的免疫系統,導致人體出現像肺炎這樣的併發症而死亡。氣候變暖也一樣,它破壞的是地球的“免疫系統”,導致出現暴雨熱浪的“併發症”而危害人類。

有病就得治,出現了肺炎症狀,光治肺炎是沒用的,要把愛滋病毒去掉才能讓人體康復。同樣,多開空調可能讓自己免受熱浪折磨,但並不能去除病灶。而要想去掉氣候變暖的病灶,其難度卻比愛滋病還難上千萬倍。

雖然包括川普在內的很多人不承認氣候變暖,但現實會讓越來越多的人相信,氣候變暖已經給人類帶來巨大威脅,而且在未來會越演越烈。

這病能根治嗎?

答案是否定的——至少在本世紀內不是。

對於人類來說,這是一個非常悲傷的結論。對於一個低碳從業者來說,更是一個巨大打擊與考驗:我們為之付出的努力,恐怕要到孫子輩才能起效,我們還要不要努力?

所以,人類如何適應氣候變暖才是更加緊迫的話題。

在這個世紀裡,人類會因為氣候變暖而滅絕嗎?

當然不會,但我想人類文明的高速發展會因此迎來一次大刹車。因為過半數的人會死於氣候變暖帶來的極端天氣、瘟疫、病蟲災害及糧食短缺。

其中糧食短缺將會是人口減少的主要原因,因為任何的極端天氣都會導致糧食的大面積減產而人造食品的研究卻毫無進展。

我聽過一些猶太人已經在地球上那些最不容易受極端天氣影響的地方開墾土地、種植糧食了。不知他們是為了人類的延續還是就想在未來大發災難財。

哪些人會因氣候變暖而死亡呢?

毫無疑問是那些本來生活就沒有保障的貧困人民,而他們一輩子產生的排放可能沒有一個富人一天產生的排放多,卻全盤接受了因為帶來的危害。

這個世界就是這麼不公平。

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全球制定低碳政策的人正是那些享受者高排放帶來好處的富人,就算氣候變暖對他們有影響,那也是幾代人以後的事情。所以想要他們放棄現在的經濟繁榮與生活便利是很不現實的,如果氣候政策是由那些最易受氣候災害影響的人推動,那麼可能將是一番不一樣的景象。

說起後代,我想起兩件事情,我住在美國時的房東老太太是一位極端環保主義者,她自稱是環保納粹。我們經常在一起討論氣候問題,他強烈建議我們年輕人不要生孩子,因為將孩子帶到即將成為地獄的世上是對孩子的極不負責任。雖然她的建議無異於讓全人類自殺,但足以看出她對未來的極度悲觀。

就算未來幾十年是地獄,不還得有人熬過這地獄期,讓人類繁衍下去不是?

所以,該生還得生!

另一件事是美國有21個小孩起訴川普政府侵犯了他們未來的排放空間。因為地球的排放空間有限,現在的無限制排放無疑會導致後代的排放空間越來越小。雖然在美國憲法裡沒有排放權是私有財產不可侵犯這一說,但是美國還真受理了這起起訴。

其實這起起訴並不是無理取鬧,按照科學家的計算,地球還能容納的溫室氣體總量是8000億噸,按照現在的排放速度20年內就排放完了。然而人類並不是20年後就滅絕,所以總得給後代勻一點排放權不是?

說起減排,巴黎協定算得上是人類為應對氣候變化而得到的最高成果了。然而明白人都知道,對於解決氣候變暖問題來說,杯水車薪都談不上,各個國家該怎麼排放還是怎麼排放,最多也就是排放100%與排放99%的區別。

而溫室氣體排放會一直這樣持續下去嗎?

我認為不會,所謂解鈴還須系鈴人。我想真正引起溫室氣體排放大幅度降低的,不會是也不可能是人類,而是氣候變暖本身。如果氣候災害引起人口驟減,經濟倒退,自然就沒有必要排放那麼多的溫室氣體來生產產品供人類消費。到時候全球溫室氣體排放可能還不到現在的十分之一。然後再經過幾十年的碳迴圈地球氣候會再回到氣候變暖前的狀態。氣候變暖問題解決了,然而不是人類的功勞。

說了這麼多,感覺比較悲觀,但願我說的這些或許在未來不會出現——至少不要更糟糕。

《百年孤獨》中描述了這樣的情景:布恩迪亞家族一手建立的曾經輝煌一時的馬孔多鎮,在經歷連年的大雨和酷熱後,鎮上的人都死亡殆盡。更絕望的是,一股颶風將最後一個倖存者連同整個城鎮全部刮走,仿佛馬孔多從來沒有存在一樣。

但願人類不會如此……

相關鏈結

Categories: 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