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現行標準,有些投資的方向和領域目前還可以,經濟上也還可行。但如果對標2030年前碳排放達峰和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的目標,可能就會存在投資風險。”今天(27日),生態環境部應對氣候變化司司長李高對記者說。

 

在生態環境部上午舉行的“應對氣候變化政策吹風會”上,李高向記者透露,應對氣候變化的政策措施,會對投融資行業產生很大的影響,“人民銀行等部門已表示,希望我們對應對氣候變化的政策給予更多的解讀”。

 

9月22日,習近平主席在第七十五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上發表重要講話,勾畫了中國未來綠色低碳轉型發展的光明圖景。講話明確提出,中國將提高國家自主貢獻力度,採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爭於2030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

 

李高對記者說,這是中國在應對氣候變化上提出的新的目標,與之前中國提出的到2030年的自主行動目標(二氧化碳排放2030年左右達到峰值並爭取儘早達峰)相比,力度更大,更富有雄心,影響更深遠。

 

李高說,國家減排新目標為推動國內經濟高品質發展和生態文明建設提供了有力抓手。他說,中國將積極開展二氧化碳排放達峰行動,推進經濟結構、能源結構、產業結構轉型升級,建立綠色低碳迴圈發展的經濟體系,加快建設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推動綠色低碳技術創新,推進相關體制改革和政策創新,切實提升氣候治理能力。同時推進應對氣候變化與污染治理、生態系統保護修復等工作協同增效,切實提高應對氣候變化工作力度和水準。

 

在回答第一財經記者有關“十四五”期間,有可能出臺哪些應對氣候變化的政策措施等提問時,李高表示,應對氣候變化是一個全國“一盤棋”的行動,涉及經濟社會發展的方方面面,涉及各部門、各地區、各行業,涉及產業結構、能源結構調整,財稅、投資、價格、科技等領域,既要用好行政手段,也要用好市場手段,既有市場體制機制的建立和完善,也有制度創新和改革。

 

“二氧化碳排放達峰行動就是一項落實國家減排新目標的重要創新。”李高說,對於整個金融體系來講,一方面是如何更好地服務於新的國家減排目標的實現;另一方面也要研究如何規避投資風險。各行業、各部門,比如鋼鐵、建材等行業,都需要考慮在新的國家減排目標的基礎上,如何確定投資方向,確保投資安全。

 

政策吹風會上,中國國家氣候變化專家委員會副主任何建坤表示,中國從達峰到碳中和過渡期只有30年的時間,而發達國家需要60年至70年的時間。中國能源消費和經濟轉型、二氧化碳和溫室氣體減排的速度和力度,要比發達國家實現轉型的過程速度和力度要大得多,這提振了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信心,引領了全球綠色轉型低碳發展的方向。

 

應對氣候變化戰略研究和國際合作中心主任徐華清也表示,中國最新承諾的減排目標,是挑戰更是機遇,將對中國經濟社會高品質轉型發展形成倒逼機制,帶來經濟競爭力、社會發展、環境保護等多重協同效應。

 

據生態環境部新聞發言人劉友賓介紹,截至2019年底,中國碳強度較2005年降低約48.1%,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15.3%,提前完成對外承諾的到2020年目標。

 

劉友賓介紹,目前,中國試點碳市場已成長為配額成交量規模全球第二大的碳市場,七個試點碳市場從2013年陸續啟動運行以來,逐步發展壯大。截至2020年8月末,七個試點碳市場配額累計成交量為4.06億噸,累計成交額約為92.8億元。

 

相關鏈結

Categories: 最新消息